佛陀是否說過未來佛的名稱?

以原始佛法之中的一個概念、或一個命題開設一個主題進行討論
頭像
freshman
文章: 2208
註冊時間: 2006-01-08, 08:00

文章 freshman » 2006-11-17, 23:39

Mahanama 寫:五百結集沒邀請菩薩參加,這一點的確很令某些大乘人難堪,只好學他們的祖師,毀謗僧寶。 :lol:
“、、、毀謗僧寶。”言重了。

這是一個原始佛教的網站,當然可以部分涉及到大乘,但是過分強烈的措詞攻擊大乘似乎不太合適。

原因簡單地可以列爲:
1)要評判大乘前,要先了解大乘。
2)要評判大乘前,最好是自己對于解脫或趨向解脫有了一定的把握。換句話說,自己的確是知道自己已經證了初向了。
3)以上兩個方面的基礎都具備了,才可以比較有把握去說:大乘的這些理論和方法都不能趨向解脫,因而不是佛法(正法)

所有這些,個人覺得,大家都沒有做好充分的准備工作。在這種情況下,過早地涉及這個問題,都是不智的。

頭像
Dogbert
文章: 2734
註冊時間: 2004-09-19, 08:00

文章 Dogbert » 2006-11-18, 00:25

大乘經典毀謗僧寶是事實,這個很容易就查得到,譬如在大乘梵網經(菩薩戒)裡說辟支佛、聲聞都是惡人,這如果不算是毀謗,不知道應該算是什麼?還有很多,有興趣可以自己去查。尊重他人的信仰是好事,但是非還是要分清楚。

在阿含經裡,比丘知見錯誤而對他人傳達出錯誤的說法,周圍的比丘可不會當作沒事,絕對會當場糾正。若是還不肯接受,就會被大家帶到佛陀面前。然後佛陀就會先問清楚事情經過,然後責備一下這位比丘,最後再解釋比丘錯誤之處,直到他懂為止。

提婆達多宣說錯誤的法義與戒律,屢勸不聽後,最後也是不見容於僧團,佛陀還要求舍利弗尊者去向眾人宣布提婆達多所說的不是佛陀所教導的法。從這裡可以看到,對於真理,佛陀不曾有任何讓步。

頭像
freshman
文章: 2208
註冊時間: 2006-01-08, 08:00

文章 freshman » 2006-11-18, 00:50

Dogbert 寫:提婆達多宣說錯誤的法義與戒律,屢勸不聽後,最後也是不見容於僧團,佛陀還要求舍利弗尊者去向眾人宣布提婆達多所說的不是佛陀所教導的法。從這裡可以看到,對於真理,佛陀不曾有任何讓步。
提請注意:這裏說的是佛陀

所以,我在上面說:2)要評判大乘前,最好是自己對于解脫或趨向解脫有了一定的把握。換句話說,自己的確是知道自己已經證了初向了。

這是個人認爲的最保守的要求。因爲只有這樣,您才可以基本確定那些東西不能導致解脫。具我所知(當然也是非常有限的了解),大乘當中,比如說中觀和唯識,對于解脫道是有非常相似的描述的。 一般的人,在證初向以前是很難分清這其中的微細差別的。
:cry:

頭像
Mahanama
文章: 2475
註冊時間: 2004-09-19, 08:00
聯繫:

文章 Mahanama » 2006-11-18, 02:46

freshman 寫:我在上面說:2)要評判大乘前,最好是自己對于解脫或趨向解脫有了一定的把握。換句話說,自己的確是知道自己已經證了初向了。

這是個人認爲的最保守的要求。因爲只有這樣,您才可以基本確定那些東西不能導致解脫。 :cry:
我在這欄只是指出大乘的祖師與某些現代學人毀謗僧寶,而這一點基本上是白紙黑字,沒有抵賴的餘地。至於大乘法能不能導致解脫,那是另一個問題,也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清,畢竟大乘連『解脫』都有它自己的定義。

頭像
freshman
文章: 2208
註冊時間: 2006-01-08, 08:00

文章 freshman » 2006-11-18, 04:16

Mahanama 寫:我在這欄只是指出大乘的祖師與某些現代學人毀謗僧寶,而這一點基本上是白紙黑字,沒有抵賴的餘地。至於大乘法能不能導致解脫,那是另一個問題,也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清,畢竟大乘連『解脫』都有它自己的定義。
這就是我們的分歧所在。雖然本人完全承認這是另一個問題,但是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大問題。它的重要性大到:它是很多問題的關鍵所在,包括我們是否應該說他們“毀謗僧寶”?

1)如果大乘法不能導致解脫:那麽我們怎麽樣攻擊大乘都是不過分的,因爲他們使衆生永墮輪回,並且使正法埋沒。

2)如果大乘法能導致解脫:那麽,“大乘的祖師與某些現代學人毀謗僧寶”的“白紙黑字”可以解讀成--爲了突顯另一條路標新立異的方便。

本人所要反對的正是:在弄清楚這個大問題之前,過早地對這樣一類敏感問題使用敏感的詞語來評判,雖然在這方面是大乘人開的頭。

這裏還可以大膽地略說一下本人對大乘之所以抱有深切的同情的幾個原因:

1)佛陀所講的法,以阿含爲代表,是鼓勵遠離人群、獨一靜處的,這在阿含中處處可見。

2)這種法的生存(或發展)環境是非常稀有的,在佛的時代是很適合的。

3)作爲一個有爲法(指佛法的社會形態)的發展和生存一定要有適應性,否則只會消亡或不能進入某些地區發展。

4)大乘經過了二千年的發展,提供了一種變通的形態,使得“佛陀所講的法”以某種形態保存了下來。這可以說是一個雙面劍,但是,畢竟,它讓我本人(和很多人)受益了,有機會了解了佛教。

5)如果大乘法能導致解脫,這個問題的意義非常重大,它可以在外表上非常適宜現代社會(以抗衡基度教等現代宗教的沖擊),而在核心,又爲想出離的人提供了一條道路。

否則,就象我的一個老師在十年前所說:在佛教走向山林的同時,基度教卻占領了城市和鄉村。 :cry:

頭像
Dogbert
文章: 2734
註冊時間: 2004-09-19, 08:00

文章 Dogbert » 2006-11-18, 07:53

戒律沒有所謂的方便之門,為了某些原因而說謊就是違犯基本的戒律,若是連戒律都不能持守,解脫更是沒有可能,這個道理雖然很簡單,但是碰到浩瀚的大乘經典,很多人又會忘了學法的基本要素。

有些人會說,他因為大乘而了解佛法,這只是代表一個人學習的過程(從錯誤中摸索並成長),但是錯誤的事不會因此而變成對的。

頭像
Mahanama
文章: 2475
註冊時間: 2004-09-19, 08:00
聯繫:

文章 Mahanama » 2006-11-18, 08:38

大乘一方面貶辱辟支佛、阿羅漢,說他們是惡人,而另一方面卻讚美提婆達多,而且將素食制訂為戒律。你認為這意謂著什麼呢?

大乘為了弘法度眾,殺盜淫誑都無所謂,毀辱僧寶猶其小者。大乘大般涅槃經卷十五就稱菩薩為了弘揚大乘法,對於謗大乘者要『以鞭撻苦加治之或奪其命』呢。這不禁令人想起Rushdie Effect。 :lol:

頭像
shanguan
文章: 2716
註冊時間: 2004-09-25, 08:00
來自: Shanghai
聯繫:

文章 shanguan » 2006-11-18, 09:22

freshman 寫:
Mahanama 寫:五百結集沒邀請菩薩參加,這一點的確很令某些大乘人難堪,只好學他們的祖師,毀謗僧寶。 :lol:
“、、、毀謗僧寶。”言重了。

這是一個原始佛教的網站,當然可以部分涉及到大乘,但是過分強烈的措詞攻擊大乘似乎不太合適。

原因簡單地可以列爲:
1)要評判大乘前,要先了解大乘。
2)要評判大乘前,最好是自己對于解脫或趨向解脫有了一定的把握。換句話說,自己的確是知道自己已經證了初向了。
3)以上兩個方面的基礎都具備了,才可以比較有把握去說:大乘的這些理論和方法都不能趨向解脫,因而不是佛法(正法)

所有這些,個人覺得,大家都沒有做好充分的准備工作。在這種情況下,過早地涉及這個問題,都是不智的。
1、這裡的人基本上都了解大乘,因爲原始佛法開始興盛只是這幾年的事,所以學習原始佛法的人大多都是從大乘轉過來的,所以,不要說什麽我們不了解大乘。

2、只要確信四聖諦是唯一的佛法,那這個人就是初向,所以初向必定知道大乘不是佛法。

對於大乘的批判,已經不是一年兩年的事了,根本不存在什麽過早涉及的問題。

頭像
shanguan
文章: 2716
註冊時間: 2004-09-25, 08:00
來自: Shanghai
聯繫:

文章 shanguan » 2006-11-18, 09:57

freshman 寫:
提請注意:這裏說的是佛陀

所以,我在上面說:2)要評判大乘前,最好是自己對于解脫或趨向解脫有了一定的把握。換句話說,自己的確是知道自己已經證了初向了。

這是個人認爲的最保守的要求。因爲只有這樣,您才可以基本確定那些東西不能導致解脫。具我所知(當然也是非常有限的了解),大乘當中,比如說中觀和唯識,對于解脫道是有非常相似的描述的。 一般的人,在證初向以前是很難分清這其中的微細差別的。
:cry:
那你就談談大乘的中觀和唯識,對于解脫道是怎麽有非常相似的描述的?除了他們引用阿含的原話外。

再次告訴你,不要把這裡的人當作弱智,我學過大乘理論,而且還可以說非常的精通,

頭像
shanguan
文章: 2716
註冊時間: 2004-09-25, 08:00
來自: Shanghai
聯繫:

文章 shanguan » 2006-11-18, 10:02

freshman 寫:
這裏還可以大膽地略說一下本人對大乘之所以抱有深切的同情的幾個原因:

1)佛陀所講的法,以阿含爲代表,是鼓勵遠離人群、獨一靜處的,這在阿含中處處可見。

2)這種法的生存(或發展)環境是非常稀有的,在佛的時代是很適合的。

3)作爲一個有爲法(指佛法的社會形態)的發展和生存一定要有適應性,否則只會消亡或不能進入某些地區發展。

4)大乘經過了二千年的發展,提供了一種變通的形態,使得“佛陀所講的法”以某種形態保存了下來。這可以說是一個雙面劍,但是,畢竟,它讓我本人(和很多人)受益了,有機會了解了佛教。

5)如果大乘法能導致解脫,這個問題的意義非常重大,它可以在外表上非常適宜現代社會(以抗衡基度教等現代宗教的沖擊),而在核心,又爲想出離的人提供了一條道路。

否則,就象我的一個老師在十年前所說:在佛教走向山林的同時,基度教卻占領了城市和鄉村。 :cry:
你對原始佛法的誤解和無知和大乘是一樣的。

佛陀並沒有鼓勵別人一直要遠離人群、獨一靜處,佛陀本人就沒有這麽做,所以你的説法是在誹謗佛陀。

佛陀時代也有在家人,佛陀生活的地方就在城市裏,不然佛陀怎麽乞食?你那個所謂的“老師”也對原始佛法一竅不通。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