祇園導覽

討論內容無限制,但嚴禁任何辱罵言詞及商業性廣告!
tuziwang2020
文章: 61
註冊時間: 2017-05-25, 04:48

Re: 祇園導覽

文章 tuziwang2020 » 2023-10-03, 03:02

這個應該在Covid前開始的,有段時間了,具體記不清了,現在還在爭執嗎?我記得來回一倘似乎就結束了。。。

當時似乎是菩提尊者質疑了譚尼沙羅尊者的文章,後來譚尼沙羅尊者作了回復,其他就沒看。

譚尼沙羅尊者是阿姜曼-阿姜李-阿姜放的傳承,在美國加州慈林寺主持,有幸短聊過,看過一些書,聽了一些開啟,
得益不少。禪修經驗非常豐富。

菩提尊者應該是不禪修的,原因似乎是背痛(網上看到好像是他自己說的)。他的經文翻譯被很多人用來參考。
我有聽過菩提尊者和Nanamoli尊者翻譯的中部有聲書。



當時我當然是站隊譚尼沙羅尊者

如果佛經是拳譜,不練的,跟練的感悟當然不同,一句虛領頂勁 氣沉丹田,你再如何從字面上解釋都沒什麼用的,沒練過的,都是白瞎

補一個譚尼沙羅尊者的回應連接

https://www.dhammatalks.org/books/uncol ... sited.html

https://discourse.suttacentral.net/t/bo ... ate/7348/7
Bhante Sujato 的和網友的討論值得一看

頭像
slake
文章: 449
註冊時間: 2004-09-20, 08:00

Re: 祇園導覽

文章 slake » 2023-10-09, 17:41

tuziwang2020 寫:
2023-10-03, 03:02
補一個譚尼沙羅尊者的回應連接

https://www.dhammatalks.org/books/uncol ... sited.html

https://discourse.suttacentral.net/t/bo ... ate/7348/7
Bhante Sujato 的和網友的討論值得一看
謝謝提供後續的補充資料,將更有助於讀者的辨識!

tuziwang2020
文章: 61
註冊時間: 2017-05-25, 04:48

Re: 祇園導覽

文章 tuziwang2020 » 2023-10-12, 14:37

非常期待華文教界有興趣自我檢視「法眼淨」的法友們,能夠仔細地回答並分享上題閱讀測驗。也樂見有優秀的法友能夠精準地中譯兩位尊者的著述,相信將有助於破除1600年來遮蔽華人眼目的斷見-無我,並藉此辨識兩位尊者諍議的機緣,自行驗證或開啟清淨無瑕的法眼。值此佳節,仰望萬古蒼穹明月,我更盼望華文教界裡,世世代代都能有世尊的聖弟子長住人間!(slake 2023年中秋節於台中,謝謝林淑敏法友協助三校)




法眼净是能见苦集灭道, 实相般若,
在文字般若的层面上, 谈不上法眼净。:D

頭像
slake
文章: 449
註冊時間: 2004-09-20, 08:00

Re: 祇園導覽

文章 slake » 2023-10-13, 09:47

請詳閱上列菩提尊者引述經文的論述,即可瞭解其關連!
具備法眼淨者才能釐清非我的真實意義,並有能力辨識兩位尊者的諍議。

頭像
slake
文章: 449
註冊時間: 2004-09-20, 08:00

Re: 祇園導覽

文章 slake » 2023-11-13, 16:00

答覆E群讀者們:
Anātman (Anatta)-非我-一個被華人扭曲了1600年的佛教關鍵字(2)
在佛陀住世的時代裡,印度的正統信仰是以《吠陀經》為教義的婆羅門教,但仍不乏反對吠陀思想的學派,其中對後世有著較長遠影響的,除了主張「中道」的佛教之外,還有主張「苦行」的耆那教和主張「享樂」的順世派。佛經裡提到的六師外道中,阿耆多翅舍欽婆羅就是順世派的先驅;而尼乾陀若提子就是耆那教的祖師,他所主張的業力、輪迴之說常被混淆為佛教,再加上兩教的宣教活動也幾乎是在同一個世代裡同步競爭、進行著,因此彼此的教義論述和相互批判,猶如一面鏡子,正好赤裸裸地反映並凸顯了兩者的重大差異之處。
上述三個教派正好是分別主張「有我」、「無我」和「非我」論的典型範例:
1. 耆那教是主張「有我」論者,認為有個「真正的自我」就是「命我(jiva:相當於靈魂的意思)」,這個「命我」起源於吠陀教義中的「梵我」,也類似婆羅門數論派教義中的「神我」。耆那教認為這個真正的自我—命我是構成宇宙的基本元素之一,超越了由物質所構成的色身(補特伽羅)。
2. 順世派是主張「無我」論者,認為生命是以地、水、火、風所建構的人身作為主體,死亡之後身壞命終更無所有,這就是所謂的「斷滅見」。因此善行、惡行都沒有什麼不朽的我或靈魂可以承受來生的果報,只有「把握今生,即時享樂。」才是真實而有意義的人生。
3. 佛教則是「非我」論者,宣揚「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生緣老死憂悲惱苦。」的中道緣起法,因此主張遠離兩個極端—苦行與享樂;也遠離兩種邊見(異邪見)—有我的「常見」和無我的「斷滅見」。
這些具有明顯教義歧異與論述衝突的史實,除了見諸於佛經上記載有關於「心懷異邪見的比丘們所發表的言論」之外,在早期耆那教的經典上也可以看到當時耆那教對順世派和佛教徒的批判。他們是這麼譏諷:「無我只與順世教派(Lokayata)或享樂主義學派有關。享樂主義者提出了無我的觀點,以此作為他們將感官欲樂作為人生最高目標的部分理由。至於佛教徒,對於『自我是什麼?以及它是否存在?』的問題,是不可能從『這些愚人』那裡得到直白的答案。」耆那教口中「這些愚人」當然包括了愚蠢的信徒、愚蠢的僧伽和愚蠢的教主—佛陀,理由很清楚,因為佛教主張「非我」,在外道看來,這到底是什麼碗糕?不過是一群連「有我」還是「無我」都搞不清楚的笨蛋罷了!這也說明了《雜阿含961經(相應部44.10經)》裡,外道婆蹉種出家三問:「有我?還是無我?」佛陀都保持沈默不予回答的教案,因為「非我」的意涵並非外道人士所能瞭解的,只會徒增他們內心的混淆與迷惑而已!
今日所謂的佛教徒,包括大多數南傳、漢傳和藏傳的祖師大德和信徒們也一樣,除了認同「無我」的主張之外,也振振有詞地批評「有我、無我、非我」的論述只是文字戲論或名相爭辯而已,無助於修行。言下之意,這些E群讀者們儼然自詡著已經開悟或修證有成,早已遠離或超越了這些文字、語言爭論的境界。在他們看來,那些堅持闡述或爭議「非我」的佛教徒(包括佛陀、僧伽、菩提尊者、譚尼沙羅尊者等)實在很無聊,都只是一群不修行、沒有實證的笨蛋在講一大堆空話、廢話而已!
然而「有我」、「無我」、「非我」三種主張,絕非文字、語言的戲論,事實上,這是三個教派截然不同的教義核心,也有著明確的語言(文字)表達差異,絕不容許有絲毫的混淆或扭曲,茲還原原始佛典的用語如下:
*atthattā(巴利語)=Ātman(梵語)=there is a self(英語)=有我(華語)。
* natthattā(巴利語)=Nirātman(梵語)=there is no self(英語)=無我(華語)。
* anattā(巴利語)=Anātman(梵語)=non self or not-self(英語)=非我(華語)。
E群讀者們!雖然你們之中,有些人可能會強調自己並非斷滅論者,果真如此,那麼面對各教派創立的史實、教義的歧異和經文用語(文字)的定義,是否應該更用心地沈思:佛陀為何教導「非我」這個關鍵字?「非我」的真實意義又是什麼?既然佛陀已經精準地教導了合乎中道聖諦的標準用語—「非我」,為什麼還要將其扭曲為「無我」?為什麼還要與順世派合音高唱「無我」的曲調?甚至又與常我論的耆那教聯手演出「非我是笨蛋!」的諷刺秀;這樣雙重地毀謗佛、法、僧的人,要如何自稱是個佛教徒?又要如何內觀?如何修習世尊的正法律?又怎能自詡高超—已經開悟或修證有成呢?
明天適逢2023年印度教、錫克教與耆那教共同的重要節日—光明節,E群讀者們!在燃燭排燈,煙火燦爛的盛大慶典中,是否願意細心地探索無量光所投射出來的無量壽光罩—常我見,與光圈之外無邊的暗黑—斷滅見呢?(slake2023/11/11於台中。謝謝林淑敏法友協助三校!)
圖片說明:印度教、錫克教和耆那教徒共同歡慶的重要節日—光明節(Diwali亦稱排燈節)慶典。
400654343_3578138792453121_6379880273271450652_n.jpg
400654343_3578138792453121_6379880273271450652_n.jpg (32.27 KiB) 已瀏覽 1685 次

tuziwang2020
文章: 61
註冊時間: 2017-05-25, 04:48

Re: 祇園導覽

文章 tuziwang2020 » 2023-11-14, 02:36

slake 寫:
2023-11-13, 16:00

今日所謂的佛教徒,包括大多數南傳、漢傳和藏傳的祖師大德和信徒們也一樣,除了認同「無我」的主張之外,也振振有詞地批評「有我、無我、非我」的論述只是文字戲論或名相爭辯而已,無助於修行。言下之意,這些E群讀者們儼然自詡著已經開悟或修證有成,早已遠離或超越了這些文字、語言爭論的境界。在他們看來,那些堅持闡述或爭議「非我」的佛教徒(包括佛陀、僧伽、菩提尊者、譚尼沙羅尊者等)實在很無聊,都只是一群不修行、沒有實證的笨蛋在講一大堆空話、廢話而已!


400654343_3578138792453121_6379880273271450652_n.jpg
首先澄清 個人不知道這個什麼群,和這個群的任何人無任何利益相關。

本來就不應該討論,為什麼禪修的時候要禁語?從來是朝內看,而不是鼓勵無意義的思維,
這種無意義的哲學思辦,箭喻經就是很好的詮釋。
至於別人如何,那是別人的事,佛陀和尊者們能討論的(也是不鼓勵大家多思維的)不能證明我們就應該討論。

他們的梵行我們能做到了多少?

一陣風
文章: 44
註冊時間: 2023-09-22, 20:18

Re: 祇園導覽

文章 一陣風 » 2023-11-17, 21:15

佛經裡面的無我、非我、以及有我等等名相,有時候並非是指固定單一的解釋,至於要作什麼樣的解釋,這必須參考經文的上下文來決定,在下舉幾個例子,請大家參考看看。

相應部44相應10經/阿難經

在這一段經文裡面,有外道婆蹉氏去問佛陀有我以及無我的問題,然而佛陀則是沉默以對,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事後佛陀則對阿難解釋說,如果我回答無我,那麼就會落入外道所主張的斷滅見,如果我回答有我,那麼就會落入外道所主張的恆常論,因此外道在這邊所問的無我,意思就是無常,然而這一種外道所主張的無常,是屬於斷滅見。

那麼問題來了,佛陀也主張一切法無常,那麼與外道所主張的無常又有什麼區別呢?

如果沒有區別,那麼佛陀所說之法又有什麼奇特之處呢,如果沒有區別,那麼眾生直接去信仰外道就可以了,又何必聽佛陀講經說法呢。

是的,要區別佛陀所說之法與外道所說之法,的確是有一點困難,所以導致後世許多學佛的人,在一些名相之上不斷鑽研,甚至辯論不已,莫說是後世的人,甚至佛陀在世的時候,也有許多望文生義的比丘,不能夠如實了解佛陀所說之義,在底下在下會再舉一個例子,來說明這個現象。

要回答這個問題,就必須先了解世尊所說之法是建立在什麼基礎之上,佛陀在阿含經裡面有回答這個問題,而這個答案就在雜阿含335經裡面,也就是著名的第一義空經。

大家可以簡單地把第一義空,理解為佛陀所說的中道思想,何謂中道思想,意思就是佛陀所說之法,是建立在非我非我所、非我非不我、遠離一切諸相、遠離一切有無兩邊,但也並不是在中間,這就是佛陀所說的中道之義。

很多人把中道之義理解為佛陀所說之法,並不偏向於有我,也不偏向於無我,而是取其中間,這種理解是錯誤的,沒有這麼簡單,中道之義這是佛陀所親證的真理,所以稱為第一義諦,這是的確存在的真理,而並不是在中間的概念。

在下再舉另外一個例子,在雜阿含第56經裡面,有一位鈍根比丘,起了一個無知的想法,這個想法是,若無我者,作無我業,於未來世,誰當受報?

很顯然這位無知的比丘,把佛陀所說的無我,理解為沒有一個我,也就是你我他的我,他認為既然沒有一個我,那麼自然也就沒有作業的人,既然沒有作業的人,自然也沒有受果報的人,這種理解就是屬於望文生義的理解,就算到現在也有很多人,把無我理解為沒有一個我,這是完全錯誤的。

那麼佛陀所說的無我,在這裡是代表什麼意思呢,仍然是非我非不我,遠離一切諸相,遠離一切有無兩邊的中道之義。

為什麼呢,因為佛陀在經文中反問弟子說「若無常、苦,是變易法,多聞聖弟子於中寧見是我、異我、相在不?」,而弟子回答否也。

在下再舉另外一個例子,四念處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

觀法無我其中的無我,就不可以解釋為無常,如果解釋為無常,那麼就跟觀心無常重複了,那麼觀法無我其中的無我到底是什麼意思,在下認為仍然是非我非不我、非我非我所、遠離一切諸相、遠離一切有無兩邊的中道之義。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佛陀的所有主張,在當時的外道也都找得到相同的主張,因此這就產生了外道所說之法,與佛陀所說之法有什麼區別,這個問題的確是非常的困難,就是因為非常的困難,才會讓修行人有這個動機去探討。

最後有人說,去探討無我、非我、有我這些名相的人是屬於笨蛋,但在下不這麼認為,應該說成,如果是笨蛋那麼應該不會對這些名相產生興趣,更不會有動機去探討才對,以上請大家參考看看。

頭像
slake
文章: 449
註冊時間: 2004-09-20, 08:00

Re: 祇園導覽

文章 slake » 2023-12-02, 10:08

答覆F群讀者:
Anātman (Anatta)-非我-一個被華人扭曲了1600年的佛教關鍵字(3)
《無我》系列和《非我》系列拙文發表後,有F群讀者針對文中提到:「非我」的認知與「知法見法」乃至「得法眼淨」的相關性,陸續表達異議。他們認為所謂「知法見法」與「法眼淨」都是指如實知見「四聖諦」而言,和「非我」的用詞毫不相關;甚至認為「非我、無我」只是無意義的語言、文字爭議而已!
這裡要特別簡述《雜阿含405經》裡的一則小趣事給大家參考,也作為對F群讀者的答覆。茲將這則生活趣事以條列方式概述如下:
1) 有一陣子,佛陀住在毘舍離獼猴池邊的重閣講堂裡。有一天早上,阿難進城去托鉢乞食的途中,剛好看到許多離車族的少年在比賽射箭,箭箭皆被射入門栓的小孔內,這讓阿難尊者嘆為觀止!
2) 阿難尊者回到精舍之後,立刻前往謁見佛陀,並詳細稟報途中所見的射箭精彩實況。
3) 佛陀反問阿難:「離車少年箭箭射入門栓小孔的功夫,如果比起箭箭射中將毛髮剖析成百分之一的髮絲,你看那一個的難度比較高?」阿難回答:「當然是射中百分之一髮絲的難度更高!」
4) 佛陀告訴阿難:「但這樣的難度還是比不上如實了知苦聖諦,這才是真正非常困難的事;同樣的,如實了知苦集聖諦、苦滅聖諦、苦滅道跡聖諦也都是非常困難的!」
5) 那時,世尊又說了一則偈語作為結論:「一根毛髮分百絲,射中一絲很困難;一一觀察諸苦蘊,了知『非我』一樣難。」
※附錄原偈語:「一毛為百分,射一分甚難;觀一一苦陰,非我難亦然!」
各位讀者!故事說完了,佛陀總結的偈語很清楚:要如實知苦聖諦,是否就要先一一觀察五蘊之苦(現象),進而追溯苦集(原因),才能真正了知「非我」(因緣)的真相?這裡,我們姑且就不提如實了知苦聖諦的高難度了,光是要一一觀察五蘊之苦,進而了知「非我」的真相,就像要箭箭射中約百分之一毛髮的標靶那麼困難了!這就是六師外道完全無法理解,甚至譏諷「非我」乃是愚人之見的原因。且看千古以來,「非我」不也是一直被華人大師扭曲成「無我」而絲毫不知、不見其謬誤嗎?請問F群讀者!這樣的語言、文字爭議真的與「苦聖諦」、「知法見法」乃至「法眼淨」毫無關連嗎?如果華人教界一直懷抱著「無我」的知見而不肯捨棄,甚至堅信「無我」才是佛陀真正的核心教義;那麼!縱使終生精勤修習內觀「五蘊之苦」,到頭來得到的卻是「無我」的異邪見,完全偏離了上述經文中所明載「觀一一苦陰」的結論:「了知非我難亦然!」那又要如何如實知苦聖諦?遑論知法見法!
預祝大家安般節(2023/11/27)內觀見法,以智慧箭箭箭射斷無我的煩惱細絲,如實了知「非我」的教義!(slake於台中,謝謝林淑敏法友協助三校!)
※留言區有幾則值得參考的回應,歡迎蒞臨觀摩。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7711057753
圖片說明:印度史詩中的神箭手阿周那
404880490_3585941488339518_3364579100073761564_n.jpg
404880490_3585941488339518_3364579100073761564_n.jpg (132.26 KiB) 已瀏覽 1521 次

一陣風
文章: 44
註冊時間: 2023-09-22, 20:18

Re: 祇園導覽

文章 一陣風 » 2023-12-09, 11:47

古代歷朝歷代對於佛經的翻譯是非常嚴謹的,大部分都是由皇家所支持,翻譯的團隊少則數十人多則上百人,主持翻譯的人一定是精通漢文與梵文,且絕大多數都是來自天竺或是西域的高僧大德,只有極少數是古代漢人例如玄奘等等,更何況古代人離古代梵文的年代比較接近,甚至其文字語法就是當時通用的文法,因此你會比較相信古代人所翻譯的佛經,還是相信現代人所翻譯的佛經,我想答案已經很明確,不用我多說,如果捨棄古代人的翻譯,那等同是捨本逐末。

因此古人所翻譯的佛經大致上是可以被信賴的,況且佛經的翻譯歷時了數百年,這其中有很多的翻譯人員參與,他們所翻譯的佛經裡面也不斷有無我這個名相出現,數百年間這麼多的翻譯人員,都不約而同把這個名相翻譯為無我,那麼就代表翻譯為無我就是最合適的翻譯,因此與其去埋怨這些古代翻譯的錯誤,還不如反問自己對於佛經裡面出現的無我名相是不是真的了解。

在佛陀的時代,佛陀說無我外道也說無我,那麼佛陀所說的無我,與外道所說的無我,是不是有什麼區別,當然是有區別。

佛陀為眾生講經說法,並不會排斥引用當時諸多外道所通用的名相或是觀念,例如無我這個名相,佛陀不會因為外道用無我就堅決排斥無我這個名相,因為佛陀說法並不會拘泥在表面的文字之上,而是超出文字之上。

在下觀察到,現在很多學佛的人,非常排斥外道所採用的名相,給人的感覺就是畫地自限,而這個圈圈並不是佛陀畫給你的,而是你自己加上去的,在下說個譬喻,例如下大雨一般人都會找個地方去躲雨,然而有個人卻認為別人都去躲雨,我不要跟別人一樣,我偏偏要去淋雨,那麼大家認為這個人有智慧嗎,當然沒有智慧,學佛也是如此,如果過度去排斥外來的訊息,那麼對於學佛來說必定是一個障礙。

那麼當時外道所說的無我是什麼意思呢,當時外道所說的無我,絕大多數是指沒有一個我,或是沒有一個永恆不變的真我,或是不存在一個永恆不變的靈魂等等,但不管外道的理解如何,他們對於無我的理解,都只是停留在表面的文字意思上,因此以上所說的種種外道所理解的無我,全部都不是佛陀所說的無我,不只古代的外道如此,現在很多學佛的人也都只是停留在古代外道的表面文字理解,因此這些對於無我的理解,全部都是錯誤的。

那麼佛陀所說的無我,到底是什麼意思呢,這個問題的確是非常的困難,這個問題的答案必須在佛經裡面去尋找,不過篇幅有限,在下就長話短說,佛陀所說的無我就是指非我非我所、非我非不我、遠離一切諸相、遠離一切有無兩邊的中道之義,根本就不是外道所理解的那些表面文字意思上的無我,這就是佛陀所說的無我與外道所說的無我最大的區別。

那麼佛陀所說的非我又是什麼意思呢,佛陀所說的非我仍然是指非我非我所、非我非異我、遠離一切諸相、遠離一切有無兩邊的中道之義,所以說佛陀帶給我們的智慧,是超越文字的表達,因此如果一直糾結在無我、非我這些名相上,那只會浪費自己寶貴的時間。

在阿含經裡面絕對可以找得到很多無我、非我等等名相,而這些名相常常會參雜在一起出現,在下舉個例子來給大家做個參考。

雜阿含110經
佛告薩遮尼犍子:「如汝所聞,彼如說說,如法說,法次法說,非為謗毀,亦無難問令墮負處,所以者何?我實為諸弟子如是說法,我實常教諸弟子令隨順法,教令觀色無我;受、想、行、識無我,觀此五受陰如病、如癰、如刺、如殺,無常、苦、空、非我。」

大家有沒有看到,在經文裡面同時出現了無我以及非我這兩個名相,古代的翻譯人員會翻成兩個不同的名相,那麼就代表這兩個名相在古代梵文裡面,一定是存在著些許文字語法上的差異,所以才會翻譯成不同的名相,如果這兩個名相在古代梵文裡面是完全相同的,那麼翻譯的人員絕對不可能翻成不同的名相,因為翻譯佛經就是要務必追求真實,絕對不可以加進自己的意見,一就只能夠翻成一,二就只能夠翻成二,絕對不可以加進自己的意見,我相信古代的翻譯大德,應該會有這些基本的素養。

因此翻譯成無我,這應該不是翻譯上的錯誤,如果是翻譯上的錯誤,那麼在這一小段經文裡面,怎麼會同時出現無我以及非我這兩個名相,所以請不要再說佛經裡面出現的無我是錯誤的翻譯。

那麼經文中裡面的無我到底是什麼意思呢,請參考下面的經文。

雜阿含110經
佛告火種居士:「我為諸弟子說:諸所有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麁、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如實觀察,非我、非異我、不相在;受、想、行、識亦復如是。彼學必見跡不斷壞,堪任成就,厭離知見,守甘露門,雖非一切悉得究竟,且向涅槃,如是,弟子從我教法,得離疑惑。」

大家有沒有看到經文裡面,(彼一切如實觀察,非我、非異我、不相在),意思就是佛陀教導弟子,應該如實觀察一切法皆是建立在非我非不我、遠離一切諸相、遠離一切有無兩邊的中道之義,這才是佛陀所說的無我。

因此經文中裡面出現的非我,雖然在文字語法上與無我有些微的差異,但其所指的仍然是非我非不我、遠離一切諸相、遠離一切有無兩邊的中道之義,與經文中所出現的無我,意思是完全一模一樣,所以在看佛經的時候,絕對不可以望文生義,而糾結在表面文字意思上,如果老是糾結在表面文字意思上,那麼任你怎麼走,也永遠走不出來,經文中的尼犍子,也就是火種居士,就是犯了望文生義的毛病。

在下把這段經文簡單的介紹一下,外道尼犍子聽到佛陀的弟子說無我,那麼就認為佛陀一定是說錯了,所以就興沖沖的跑去和佛陀辯論,那麼尼犍子犯了什麼錯誤呢,尼犍子就是犯了望文生義的毛病,他把佛陀所說的無我,當成了是沒有一個我,或是沒有一個真我,或是不存在一個永恆的靈魂等等表面文字意思上,而且非常肯定佛陀一定是錯了,所以才會興沖沖的跑去與佛陀辯論,想要給佛陀難堪,想不到在佛陀的一陣話語之後,尼犍子沉默了,害怕到不敢吭聲,最後只能夠承認錯誤,由於經文非常長,有興趣的朋友請自己去查閱。

最後在下想說,要成就法眼淨,乃至於成就諸漏不起、心善解脫,這是必須滿足特定的因緣功德,也就是說這是需要證果的,而不是別人把道理說給你聽,你都能夠了解,那就代表你已經成就了法眼淨,這種觀念是錯誤的。

譬如如果現在佛陀還在世,他把所有佛法最正確的道理都親口說給你聽,你也都能夠聽得懂並且非常了解,但你還是不得解脫、不得自在,為什麼呢,因為你還沒有滿足滅一切苦的因緣,佛教的修行基礎是建立在四聖諦苦集滅道之上,也就是建立在因果之上,因苦集而有苦果,因修道而滅一切苦,所以佛教的修行成就,並不是在於你悟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道理,而是在於滿足滅一切苦的因緣,阿含經有云,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所說的正是這個道理,以上請大家參考看看。

頭像
slake
文章: 449
註冊時間: 2004-09-20, 08:00

Re: 祇園導覽

文章 slake » 2024-02-09, 20:16

2024年除夕,圍爐夜話—打坐啟示錄

一、 靈修少年(小活佛)—拉姆巴登班堅(Ram Bahadur Bomjan)的故事:
(1) 2005年5月16日,在尼泊爾有個年僅15歲的少年名叫拉姆班堅,鄭重地告訴家人:「不要殺動物,不要飲酒,因為這些會傷害自己。」之後便離家出走。
(2) 2005年5月18日上午11:00,拉姆班堅到達中部巴拉地區拉坦普里的樹林裡,模仿佛陀在菩提樹下(樹洞裡),決心要開始打坐六年。
(3) 2005/11/30拉姆班堅最初的打坐消息源自於英國媒體BBC的報導。
(4) 美國探索頻道(Discovery)也曾製作了一部關於他的紀錄片,名為《靈修少年(The Boy With Divine Powers)》。節目播出後非常轟動,世界各大媒體競相報導這名打坐的少年。
(5) Discovery節目製作小組曾在距離拉姆約50公尺的圍欄外架設了攝影機,全天候地監視拍攝長達四天四夜,共計96小時,以確認這個少年是否真如村人所言的「像佛陀般地入定」?
(6) 當時在5-10度C的低溫下,連續監看了幾天幾夜,拉姆始終盤坐不動、不飲不食。他還不時淌出汗水,顯示他體內生理機能運作良好,甚至有如運動般地發熱,讓身體不致在寒冷的環境下失溫。
(7) 美國作家喬治桑德通過漏夜的觀察深受感動,他認為這種無論風吹日曬、嚴寒酷暑,拉姆都能日以繼夜地坐在一個地方,並保持著同一種姿勢的能力是超人的。
(8) 拍攝的第3天,印度的一位醫生看了拉姆的電視報導後前來採訪。他聲稱曾經針對76歲的瑜伽師普拉哈迪扎尼進行過為期10天的嚴格封閉測試,證實自稱70年不吃不喝卻活得好好的扎尼並沒有說謊。
(9) 96個小時過去了,節目製作小組發現拉姆的身體沒有出現醫學專家所預言的種種衰敗現象。他們通過周圍工作人員進一步調查,證實拉姆在靜坐中沒有進食和飲水。至此,節目製作小組轟動了,信服地給了他一個封號「小活佛(Buddha Boy)」。
(10) 2005/11月,拉姆坐到第六個月的時候,世界各大媒體乃至研究生命科學的人士都前來報導,甚至連尼泊爾政府也派醫療隊、科學研究團共襄盛舉,再加上數十萬的朝聖者,使得寂靜的森林瞬間門庭若市,變成像廟會一樣地熱鬧,政府不得不要加設第三道欄杆,還要修建廣大的停車場。
(11) 2006年1月5日晚上8點,許多人親眼目睹並證實拉姆的胸膛中冒出火焰,燒掉他穿了8個月的白色衣服,他全身赤裸地置身於火焰中,卻安然無恙。後來,他穿上了人們給他的一件紅袍。
(12) 2006年1月18日晚上,拉姆打坐時身體再次引發火焰,燒掉了他換穿不到半個月的紅袍,但他在火焰中仍然毫髮無傷。這一次有人在現場拍下了影片,畫面顯示這件衣服的火焰居然能在半小時中燃燒不熄,世界各大媒體聞訊後再度蜂擁而至。
(13) 不久之後,拉姆被毒蛇咬傷了,但他靠著打坐而平安地度過,最終身體痊癒了。從此拉姆的事跡流傳到世界各地,東西方靈修人士,除了尼泊爾、印度之外,尤以華人地區,包括中國大陸乃至港澳台灣地區,數十萬虔誠的信徒,不分教派,不遠千里地結伴前來頂禮膜拜,紛紛讚嘆佛陀轉世。
(14) 2006年2月,也就是拉姆在樹下打坐第9個月的時候,一個新聞組織伴隨醫療團隊前來,對他進行了特別採訪報導。通過醫療團隊的近距離觀察,拉姆在半小時內只吸氣3次,咽口水1次。令大家不解的是久未飲食的他,臉色居然還能保持如此紅潤,身上看起來也沒有任何異常的現象。
(15) 2007年8月2日,拉姆在尼泊爾巴拉區的叢林裡向眾人做首次開示。
(16) 2010年,比原訂打坐6年的期限提早一年出關,拉姆正式說法渡眾。
(17) 2011年5月,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尤以一貫道親最為踴躍)在龍華樹下為拉姆—法號「大等覺‧法‧眾‧導師」舉行了盛大的法會。
(18) 2012年,拉姆因為他的追隨者非法關押兩名婦女而受到指控。
(19) 2017年3月,拉姆在大型法會中宣布啟動全世界弘法行動。
(20) 2018年底,尼泊爾人比傑•拉姆巴向當地警方報案,聲稱他的妹妹福瑪雅•拉姆巴從2014年開始,就在拉姆班堅的靈修中心內失聯。尼泊爾警方啟動對拉姆班堅的調查並收集到足夠證據,隨後將案情公之於眾。
(21) 薩拉伊(Sarlahi)地方政府正式對拉姆班堅提起公訴,罪名是「強姦婦女和造成兒童失蹤」等,總共多達5起訴訟,包括謀殺自己的弟子,強姦一名女性修行人,以及在他的宗教場所內有1男3女共4名修行者無故失蹤。
(22) 2024/1/9尼泊爾中央調查局(CIB)在首都加德滿都郊外的一間房屋內,拘捕匿藏中的拉姆—這位被信徒推崇為佛陀轉世的33歲男子,當時正企圖從窗戶跳出逃走。
(23) 根據薩拉伊地方檢察官高塔(Keshav Prasad Gautam)的說法,拉姆班堅可能會被判處最高14年有期徒刑。與此同時,拉姆班堅的助手JB Gurung和Gyan Bamjan也被指控為他的幫凶,最多會被判處7年有期徒刑。
(24) 儘管拉姆已是壯年男子,理當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不過,這一切似乎都不會影響昔日靈修少年(小活佛)的傳奇信仰,他在中國乃至大中華地區,仍然有不少虔誠的弟子持續在網站上為他募集供養資金、宣揚教導並始終如一地為拉姆進行辯護,他們還是認為真相終將大白。

二、 打坐啟示錄:
(1) 公元前約534年,釋迦族29歲的勾達摩(Gotama)太子出家前往樹林中打坐修行六年。期間曾拜優陀羅迦羅摩、阿羅邏迦羅摩—兩位當時印度著名的瑜珈大師為師。他跟隨兩位外道仙人修習「四空定」,分別達到「無所有處」和「非想非非想處」的最高境界,但仍未能獲得究竟解脫。
對照(1):從拉姆半小時只吸氣三次、嚥口水一次的數據看來,他似乎正在修習藏傳瑜珈中,以火遍修習四空定(俗稱火光三昧)而開發神通的法門,但他還未能隨意控制火候,導致引燃衣服。

(2) 公元前約529年,喬達摩沙門打坐並修習幾近完全斷食的極端苦行,結果是瘦骨嶙峋,枯槁憔悴,形容有如乾屍,甚至三度休克,瀕臨死亡,依然沒有證得究竟解脫,讓他深刻地體驗到「苦行非道」的無奈。
對照(2):拉姆幾近絕食的時段、功力似乎都遠勝過勾達摩沙門苦行斷食的虛弱,但「苦行非道」,縱使他達到神通自在—不吃不喝長達10個月,臉色依然保持紅潤;連蛇毒也不能侵害其身體的境界。一樣地,無法證入究竟解脫之道,甚至不免於三惡道之苦,因為「四空定」和「神通」都不是解脫輪迴惡道乃至證得涅槃的必要因素。

(3) 公元前約528年,喬達摩沙門放棄苦行,接受牧羊女的乳糜(羊奶粥)供養,因而被隨行的五位隨護鄙視、遺棄。但恢復體力與神智之後的勾達摩沙門獨自前往尼連禪河畔的菩提樹下靜坐思維,終於覺悟「遠離放逸與苦行兩個極端的中道法門—因緣法」而成佛。
對照(3):2010年,拉姆違背自己發願效法佛陀在樹下打坐六年的初心,提早出關渡眾,但他的開示了無證悟者的內涵,卻宣稱「大等覺‧法‧眾‧導師」而屢屢舉行儀式化的法會為信眾加持。然而,一個貪求名利而未能調御自己的人如果勉強說法渡衆,最終只能以鬧劇收場—這場幾十萬人參與的森林廟會,在拉姆的主演下成了沒完沒了的拖棚歹戲。

(4) 公元前約528年的五月間,釋迦佛陀前往鹿野苑為先前離他而去的五個隨護沙門解說四聖諦的三轉十二行相,開始轉動法輪,訊息由地居天傳誦至空居天,究竟解脫的正法之音大開人天眼目而震動世間三界。
對照(4):拉姆於2024/1/9被尼泊爾中央調查局(CIB)逮捕歸案,這個小活佛終於結束了他六年的逃亡生涯。一個原本發心認真打坐的修行人之所以會自生障礙而自甘墮落的原因,《雜阿含624經》上佛陀的開示很清楚:「汝當先淨其戒,直其見,具足三業,然後修四念處。」修行人必須在此基礎上才有資格修習禪定。違背了這個次第,自然會引發煩惱烈焰而焚燬自己!

圍爐結語:
約在26個世紀前,佛陀早已透過樹下六年的打坐,發現並傳承了四個神聖的真諦。公元2024年的今天,沒有任何人需要再透過任何苦行去自行發掘真理;任何人只要遵行「四預流支」,就有機會蒙受佛、法、僧三寶的庇蔭,循著「三轉十二行相」的次第,於四聖諦—苦、集、滅、道,進行第一轉—當知,就有可能知法、見法乃至得到法眼淨。這時,即使是個在家人,不管他是過著錦衣玉食、妻妾相伴、悠遊享樂的人生;或者只是個貧困潦倒、孤苦伶仃,餐風露宿於街頭的流浪漢,他只要認真地啟動第二轉—當修—隨念佛、法、僧的功德而建立不動搖的信念,並決心持守、成就五戒;那麼,他的果證已經遠遠超過打坐放光的「靈修少年(小活佛)」了,甚至也超越了《高僧傳》裡的歷代祖師大德,因為他已決定正向究竟解脫之道,未來的生命旅途中絕對不可能再有任何退轉和墮落了!是不是這才是可靠、易行又方便的經行思維之道?值此除舊佈新,圍爐夜話之際,你是否也願意在打坐修行之路上,重新作出安穩、可靠的選擇?(slake2024/1/9除夕夜於台中,謝謝林淑敏法友協助讀校。)

圖片說明:
(1) 2006/1/18晚上,拉姆打坐時紅袍自燃。
(2) 2024/1/9尼泊爾中央調查局逮捕了拉姆。
0.gif
0.gif (1.35 MiB) 已瀏覽 818 次
1704878712832.jpg
1704878712832.jpg (92.67 KiB) 已瀏覽 818 次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