祇園導覽

討論內容無限制,但嚴禁任何辱罵言詞及商業性廣告!
頭像
upasaka
文章: 546
註冊時間: 2004-09-19, 08:00

Re: 祇園導覽

文章 upasaka » 2021-05-25, 11:46

slake 寫:
2021-01-01, 10:39
在這篇研究中,來自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的神經科學家馬克梅特森(Mark P.Mattson)教授得出了新的結論:間歇性禁食確實有效,並且可以成為健康生活方式的一部分。
...............
《論語》:「齋必變食,至不多食。」乃是說「齋」是改變飲食習慣,時限到了就不能再多吃。
.............
小小建議:
1.梅特森那篇文章的結論中沒有「間歇性禁食確實有效,並且可以成為健康生活方式的一部分。」。
2.《論語》沒有「至不多食。」。
May All Beings Be Happy

頭像
slake
文章: 425
註冊時間: 2004-09-20, 08:00

Re: 祇園導覽

文章 slake » 2021-05-28, 17:36

欣見各社團踴躍發心護持三寶(佛、法、僧)!

發文單位:社團法人 台灣原始佛教協會(函)
正本受文者:衛福部
副本受文者:文化部 內政部
速別:速件
機密等級:
發文日期:中華民國110年5月26日
發文字號:110原始佛教字第001號

主旨:懇請專案核准「優先為台灣托缽乞食的出家人施打Covid 19 的疫苗」
說明:
1. 台灣目前有極少數本土和外籍的南傳上座部,以托缽乞食的出家人(包括比丘和十戒尼約有百餘人左右)散居於各縣市。
2. 南傳上座部的出家人必需奉行「托缽乞食」的傳統和「禁止經手金錢」的戒律,這是原始佛教信仰傳承2500年的法寶,也是華人大乘信仰2000年來所一直欠缺的佛教文化瑰寶。
3. 由於台灣疫情進入三級管制,嚴重影響這些出家人日常的維生方式,也障礙了信眾布施作福的機緣,更熄滅了宗教文化的精神明燈—世間少欲知足,正命而活的典範。(修訂版)
4. 請專案核准上述出家人憑其衣(褐紅或土黃色)、缽(鐵缽)和剃髮的出家形象(如附檔照片),或由村里長證明其為托缽乞食者,逕自到各指定醫療機構,優先免費(或由信眾付費)施打疫苗,以期儘速重燃法炬,保護珍貴文化傳承,甚感德便!

社團法人:台灣原始佛教協會(用印)
理事長:黃秀卿(用印)
協會地址:台中市西屯區西安南巷五號
聯絡人:丁秘書
聯絡電話:04-27011541

附記:
1. 感謝黃理事長和丁秘書快速處理、發送公文書。
2. 目前托缽乞食的出家人似以嘉義、南投、屏東較多,盼法友能分享並請託當地立委惠予關心此案。
圖片說明:公文與托缽乞食照片
擷取.JPG
擷取.JPG (49.32 KiB) 已瀏覽 1580 次

頭像
slake
文章: 425
註冊時間: 2004-09-20, 08:00

Re: 祇園導覽

文章 slake » 2021-06-11, 15:54

閒話「抗毒茶 & 防疫茶」
2021年初,中央研究院團隊將大約3000種中草藥一一加以檢驗後,找出5種具有抑制新冠病毒活性潛力的藥物,薄荷和紫蘇就是其中兩項具有強力抗病毒作用的草藥。中醫師莊雅惠曾推薦:防疫期間感覺有感冒症狀的人或等待篩檢報告時,可以喝薄荷紫蘇抗毒茶。從研究資料看起來,抗毒茶的主要作用在於抑制病毒,其適用對象應屬疑似輕度感染病毒者。
除了藉助中草藥的化學成分來直接抑制病毒外,另外一條可行的途徑是間接促進身體的免疫力來排除病毒。提到自體免疫力,原理其實很簡單,日本醫學博士石原結實指出:體溫每上升1℃,基礎代謝會提高13%;相反地,體溫下降1℃,免疫力少30%。體溫過低,就可能意味著你的代謝系統不太靈活。另外,從伊波拉病毒、SARS病毒、MERS原型病毒到最新爆發的新冠病毒,都有可能起源於蝙蝠。然而集各種病毒於一身的蝙蝠,為什麼能安然無恙?因為蝙蝠的正常體溫是在40℃,甚至可能還要略高一點,這使蝙蝠成為一個「百毒不侵的發燒體」。事實上,人體在發燒的過程中,也正是免疫系統正在與病毒、細菌作戰的時候。然而事與願違,2020年1月7日,史丹佛大學醫學院教授Julie Parsonnet和她的團隊發布了一項研究成果報告:自19世紀以來,成年人的平均體溫持續下降,如今人的體溫已較1851年降低了0.4℃。
石原結實博士甚至認為:逆轉癌症、病毒感染風險,就靠「提升正常體溫」一招。那麼要如何提升正常體溫?說來又是雞生蛋,蛋生雞的老生常談:均衡飲食、運動與陽光、正常睡眠,讓身體的基礎代謝率提高,體溫自然提高。不過,在飲食方面,倒是有一道「聖人の小菜」值得我們重視,那就是《論語》〈鄉黨〉篇詳細記載孔夫子的飲食內容中,有一句:「不撤薑食,不多食。」不撤薑食是說每餐的菜餚中都有一碟薑的小菜;不多食是說多食無益,甚至可能有害。記得好幾年前,原始點的張釗漢醫師曾提出薑的療法—以薑作為身體的熱源來療癒疼痛和疾病,一時風靡了兩岸的學員,幾乎造成「洛陽薑貴」的盛況,似乎也讓我們見證了這碟傳承2500年的儒家小菜,實在不容小覤!
養生行家常說:「冬吃蘿蔔夏吃薑,不勞醫生開藥方!」值此盛夏梅雨的潮濕季節,在苦待疫苗到來之前,或許正是每餐來一碟「聖人の小菜」的最佳時機。然而,要求現代人每餐都擺上一小碟薑,似乎也不是一件很方便的事。所幸有C.V伉儷精通醫理,多年來虔誠護持三寶,施醫、施藥、贈書…不遺餘力,卻始終保持低調無言,令人讚嘆!他們善巧地運用肉桂與炙甘草等調和了薑的辛辣味和熱性,精製成一份芬芳的防疫茶粉,這已經成為我每天晨起經行前的熱茶飲,偶而也將其作為Coffee mate,似乎沒有什麼違和感。很難得的是C.V伉儷發起慈善心,要將這一份防疫茶粉餽贈給在台灣修習世尊正法律的道場、禪林、精舍和護持三寶的淨人、法人團體等。有勞護持各禪林的淨人、居士先請示住持或理事長准許後,代為統計所需總量(原則上一人一罐)並私訊告知,以便整批彙寄(恕難個別服務)。
附記:《冬吃蘿蔔夏吃薑,不勞醫生開藥方》作者:樓中亮醫師https://blogcastle.lib.fcu.edu.tw/archives/3019
圖片說明:養生行家常說:「冬吃蘿蔔、夏吃薑」值此盛夏溽暑的梅雨季節,在苦待疫苗到來之前,何妨先來一杯防疫薑茶!
下載.jpg
下載.jpg (5.99 KiB) 已瀏覽 1505 次

頭像
slake
文章: 425
註冊時間: 2004-09-20, 08:00

Re: 祇園導覽

文章 slake » 2021-09-24, 14:29

無我—一個流傳逾2500年的古老迷思 (1)

「無我」無疑地,已經成為今日南北傳乃至原始佛教最大的共識了!無論長老比丘、大師和尚乃至居士大德,都在講經說法的時候,滔滔不絕地演繹這個議題,彷彿「無我」已經成為佛教的核心教導。近代學術論著中也不乏論述「無我」的主題。例如:
(1) 1939年,泰國上座部的佛使尊者寫成《無我》一文,最初刊行於《佛教雜誌》中,後被收錄在《佛使尊者長篇著作集》裡,重新印行。1997年由香光書鄉出版中譯本。
(2) 1978年,台灣大乘文化出版霍韜晦著《原始佛教「無我」觀念的探討》
(3) 1980/09,中國佛教社出版楊郁文、郭曇昕著《以阿含經為主之無我論的研究》
(4) 1988/10,中華佛學研究所出版楊郁文所著《以四部阿含經為主綜論原始佛教之我與無我》…等等。其中尤以佛使比丘和楊郁文老師的著作,更是被當代佛教徒奉為圭臬的必修教材。
不過,上述各篇皇皇巨著也只是片面之語而已,我們不宜忽略不同的論述,例如:
(1) 1970年代,精通梵、巴語的東京大學名譽教授中村元,在其著作《自我と無我:インド思想と仏教の根本問題(自我與無我:印度思想與佛教的根本問題)》裡提到:「在原始佛教聖典的古層中,找不到提倡『無我』或『自我不存在』等旨趣的特別術語或文句。」(P.56頁)他在論述裡確認了原始佛教聖典裡的巴利語原義是「非我」而不是「無我」。同時他也以巴利語的詞性說明了漢譯「諸法無我」事實上也應漢譯為「諸法非我」才是正確的。
(2) 1989年,曾銀湖開始在《史念原始佛法》一書裡,以及往後出版的「法鏡室系列叢書」裡,都一再地引述《雜阿含經》裡的「無常、苦、非我」。他認為「非我」才是原始佛教的真實用語。
(3) 1999年,當代英譯巴利《相應部》的權威,美籍哲學博士比丘—菩提尊者,毫無懸念地將巴利語”Anatta”直譯成”non-self(非我)”,沒有其他意涵,諸如:”without self” “no-self” “selfless”…的其他註解或但書。
(4) 1999年,美籍泰僧譚尼沙羅尊者則在他的著作《the wings to awakening(覺醒之翼)》裡,也直接將巴利語”Anatta”譯成”not-self(非我)”。
(5) 2016年,譚尼沙羅尊者的在家弟子—台裔美籍的朱倍賢教授在「林居禪園」特別以中文發表了《非我》的專論,除了釐清「無我」與「非我」的差異之外,還詳細說明了「非我」與大乘空義的差異,乃至龍樹《中論》與八不的誤謬之處。詳見:https://4ariyasacc2.wordpress.com/....../%e9%9d....../......
上述關於「無我」與「非我」,呈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論述,不知您能否辨識其差異並判斷其真偽?
如果您還是猶疑不定,且讓我們再來檢視一下原始聖典漢譯《雜阿含經》和《相應部》上的經文是怎麼翻譯的?
(1)譯出「無我」的經文計有:33,34,58,64,76,110,202,262,270,273,276,575,961,972,982,984,985,1034經等,總共約18經。
(2) 譯為「非我」的經文計有:第1,2,7,8,9,10,11……1265,1266經等,總共約100經。
(3) 至於巴利漢譯的《相應部》則是現代人對照漢譯《雜阿含經》完成的,也有相似的譯文差異存在,事實上南傳教區對《相應部》的詮釋,本來就以「無我」更為普遍。
各位讀者!同一部《雜阿含經》裡為何有這麼截然不同的譯文?這實在不足為奇,其實公元435年,求那跋陀羅大師應劉宋之邀來到健康(南京)翻譯《雜阿含經》時,主要的漢譯初稿是由當時的名僧慧觀、慧嚴所領導的大型譯經團所分工完成的,若完稿後未能進行差異比對、修正、統一,那麼譯文縱有明顯的差異或矛盾,那自然也是無法避免的。
各位讀者!當您讀過南北傳的原始聖典之後,不知是否仍然猶疑不決?您覺得是否可以直接就用經文的篇數來進行表決?「無我篇:非我篇=18經:100經」所以直接判定「非我」完勝?如果覺得不能這麼輕率判定,但還是無法說出個所以然來,請不要氣餒!因為「一本《雜阿含經》或《相應部》各自翻譯、解讀」本來就是千古以來存在的事實,這也道盡了法滅之後,歷代僧團、信徒、學者與讀者的無奈。其實,說來各位難以相信,自佛陀的時代起,這是早已存在僧團裡,一個持續長達2500年的千古迷思!
各位讀者!正邪難辨,慧命關天!俗話說「失之毫釐,謬以千里」;同樣的「無我、非我,一字之差,智愚立判。」作為一個有心探索真相的佛教徒,您是否願意利用中秋佳節,模仿僧伽的禪修模式,採取「獨一靜處,專精思維,不放逸住」的行動,認真地探索一下「無我」與「非我」的真相?祝大家中秋快樂,開經見法!
附記:如有興趣進一步探索、討論,歡迎點閱本人fb上的留言區。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7711057753
圖片說明:佛使比丘的著作《無我》,香光書鄉有中譯本。
611SqsOZnhL._SX352_BO1,204,203,200_.jpg
611SqsOZnhL._SX352_BO1,204,203,200_.jpg (51.9 KiB) 已瀏覽 1305 次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