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奧禪法 VS. 安般念的真相

以原始佛法之中的一個概念、或一個命題開設一個主題進行討論
回覆文章
頭像
slake
文章: 393
註冊時間: 2004-09-20, 08:00

帕奧禪法 VS. 安般念的真相

文章 slake » 2019-09-02, 16:36

談「安般念第1,2步驟與第3~16步驟的關聯」

首先簡要地摘錄南北傳經文的第1,2,3步驟如下:
《雜阿含810經》
1. 入息念時,如入息念學;
2. 出息念時,如出息念學;若長、若短。
3. 一切身行覺知入息念時,如入息念學;(一切身行覺知)出息念時,如出息念學。

《相應部SN54.1經》
1. 當吸氣長時,他了知:『我吸氣長。』或當呼氣長時,他了知:『我呼氣長』。
2. 當吸氣短時,他了知:『我吸氣短。』或當呼氣短時,他了知:『我呼氣短。』
3. 他學習:『經驗著一切身,我將吸氣。』他學習:『經驗著一切身,我將呼氣。』

自古以來南北傳對安般念第1,2步驟,主要約有五種截然不同的詮釋:
一、 自然呼吸說:這一學派的教導強調:「長短不重要!」「別管它長短!」「不要引導呼吸,不要控制呼吸,只管呼吸就好!」這就產生了重大的問題:
問題1.:雖然兩傳聖典的文字表述有明顯的差異,但都明確地記載著「入、出息有『長』有『短』」的經文。
問題2.:北傳《雜阿含經》說入、出息(若長、若短)都須要『學(練習)』,當然不是自然呼吸-不須要學!
問題3.:南傳《相應部》在安般念的前置作業裡,還特別強調「建立起面前的念後,他只具念地吸氣、只具念地呼氣。」意思就是「有意識地覺知入、出息(長、短)」,並不是自然地隨順「入、出息」,並非禪師們所教導的「長短不重要!」「別管它長短!」。
問題4.:《清淨道論》裡關於長、短呼吸,共有18個操作步驟,也充分說明了安般念並非「自然呼吸」。
問題5.:請問禪師們的教導既然違背了經律論的記載,難道是「佛陀說錯了?」還是「經律論的傳誦或記載錯了?」還是您的「獨家見解已超越了佛陀的開示或經律論的記載?」
問題6. 如果禪師們答不出來,卻仍然堅持這樣的主張,是否已經有「非法說法,非律說律」的事實而犯下「第1,2破僧戒(破壞僧團和諧和法輪運轉)」的罪業?

二、 先「長呼吸」靜待其自然轉為「短呼吸」說:這一學派強調在靜坐之初,先採行「長呼吸」的方式,持續專注地長呼吸下去,直到身體自然轉變為「短呼吸」的模式。
問題1:這樣的呼吸順序當然沒有違背經文,但問題出在身體自行轉為「短呼吸」之後,身心會有什麼反應?然後呢?短呼吸就讓它持續下去嗎?往後的第3~16步驟都是繼續沿用「短呼吸」的模式嗎?還是短呼吸之後又有什麼自然的變化呢?
問題2:根據醫學研究和禪者的禪修經驗,「長呼吸代表著身心的放鬆與安靜,短呼吸代表著焦慮與激動。」為什麼會讓追尋寧靜安詳的禪修方法將呼吸導入焦慮不安的短呼吸模式呢?
問題3:當你持續進行短呼吸時,尤其是每分鐘的呼吸次數超越24次時,曾有幾位精修此禪法的禪友描述得很清楚:「呼吸短促猶如蜻蜓快速點水般的密集,手、足、唇等部位感到麻木或微細叮咬感,時而有流口水、暈眩、胸痛、心跳加速、手腳冰冷、緊張失笑等現象。」如以現代醫學的研究報告來進行分析,禪者是否已經將自己逼進了「過度換氣症候群」?(請參閱: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 ... 7711057753

三、 先「短呼吸」再轉為「長呼吸」說:北傳的《成實論》和《大毘婆沙論》都認為「在麤心中則息短,在細心中則息長。」所以大膽地更改經文的順序。
問題1:這樣的更改雖然合乎呼吸與身心的交互作用實況,但並不符合兩傳經文的排序。
問題2:轉為「長呼吸」後,第3~16就持續此「長呼吸」模式嗎?還是又會發什麼變化?

四、 先長呼吸30次(或3分鐘),再轉為短呼吸30次(或3分鐘)之說:這樣的呼吸順序當然沒有違背經文,而30次或3分鐘的短呼吸也不會把禪者逼入「過度呼吸症候群」,應該是相對安全的。
問題1:短短的30次(或3分鐘)的長、短呼吸,對身心能產生什麼調整、活化或平靜的功能?
問題2:這一學派主張在第3步驟時才回到「自然呼吸」模式,那佛陀教導的第1,2步驟和第3步驟之間有什麼關連?是否完全脫節了?這樣的排序和教導有什麼連貫性或因果上的意義嗎?

五、 隨機交錯呼吸法:這個學派主張隨著呼吸自行變長、變短的交錯狀況,只要客觀地加以覺察呼吸即可。甚至可以不管它是不是自然呼吸,也可不管它長、短。
問題1:每個人的呼吸頻率差異很大,例如健康人士每分鐘約呼吸10次;一般人約在16±2次/分;個性緊張者約在20次/分;若隨機而不經由「作意」很難客觀地認知當下的呼吸是長?是短?
問題2:同一個人在日常生活狀態的變化下,例如:運動、走路、工作、乃至爭議⋯前後,自己的呼吸頻率也會改變,若隨機而不經由「作意」很難客觀地認知當下的呼吸是長?是短?
問題3:長、短隨機交錯的呼吸通常顯示了身心的「散亂狀態」,它沒有固定頻率,難以被清晰地認知長短,也沒有節律可言,更不會產生放鬆和安定感-和諧共振的身心狀態。

法滅2000年來,南北傳的禪修人士面對「第1,2步驟」這五種截然不同的詮釋,尤其是針對「非法說法,非律說律;法說非法,律說非律。」的「自然呼吸法」,始終不見有任何僧團「依經依律」檢舉其「違破第1,2破僧戒」並予以禁止,難道是僧團裡沒有具備辨識智的比丘、長老嗎?或是因為個性諂曲逢迎而不敢得罪人?還是因為個性懦弱而裝聾作啞甚至噤聲?看來當代佛門信徒,無論在家、出家,似乎都失去了「吾愛吾師,更愛真理」的勇氣,只能各自追隨、捍衛甚至吹噓自己師門的傳承,卻不惜站在「佛陀與經律」的對立面。請問這樣感性而不正直的性格適合追尋真理或真相-四聖諦嗎?請問:「善男子之所以信家非家,剃髮持缽、家家乞食,為的是什麼?」
images.png
images.png (10.73 KiB) 已瀏覽 5135 次
最後由 slake 於 2019-10-09, 16:18 編輯,總共編輯了 8 次。

頭像
slake
文章: 393
註冊時間: 2004-09-20, 08:00

Re: 帕奧禪法 VS. 安般念的真相

文章 slake » 2019-09-02, 16:51

然後,讓我們再來複習一下安般念的第3步驟,茲相關經論簡列如下:
1. 北傳《雜阿含803經》:覺知一切身入息,於一切身入息善學;覺知一切身出息,於一切身出息善學。
1.1 北傳《瑜伽論》:「若緣身中微細孔穴入息出息,周遍隨入諸毛孔中,緣境起勝解(adhimucyate)。」
1.2 北傳《坐禪三昧經》:念諸息遍身。亦念息出入。悉觀身中諸出息入息。覺知遍至身中乃至足指遍諸毛孔如水入沙。息出覺知從足至髮遍諸毛孔亦如水入沙」
1.3 北傳《解脫道論》
問曰:云何以事知「一切身」?
答曰:出入息者,所謂一處住色身,出入息事心心數法名身,此色身名身,此謂一切身。

2. 南傳《相應部SN54.1》:他學習『體驗著一切身,我將吸氣。』;他學習『體驗著一切身,我將呼氣。』
2.1 南傳《清淨道論》將巴利語 ”sabbakāyappaṭisaṃvedī(覺知一切身)” 詮釋為「全息身—明顯地知道全部吸氣身的開端、中間與結束,全部呼氣身亦然。」
2.2 南傳菩提長老英譯為「體驗著全身(experiencing the whole body)—整個身體」。
2.3 南傳譚尼沙羅尊者則譯之為「感受著全身(sensitive to the entire body)—整個身體」。

南北傳的禪修人士面對「名色身說」、「全息身說」和「全身說」這三種截然不同的詮釋,也只能各說各話,各自追隨、捍衛甚至吹噓自己師門的傳承罷了!目前比較強勢主導的是帕奧禪法的「全息說」,另外則是內觀乘的烏巴慶、葛印卡所倡導的「全身說」,美籍泰僧譚尼沙羅尊者也採行近似的全身說。第19任泰國僧王頌德帕耶納桑文則教導「名、色身」之說(詳見「古今呼吸禪博覽會」第28席名家禪座。)

最後,讓我們再來看看安般念的第3~16步驟的字裡行間,到底蘊藏了什麼共同的密碼,請仔細地注意閱讀:
1. 《雜阿含經》裡第3~16步驟,每一步驟裡都提到「入息念時,如入息念學;出息念時,如出息念學。」
2. 《相應部》裡第3~16步驟,每一步驟裡都提到「他學習:『…我將吸氣。』他學習:『…我將呼氣。』」

您知道上述第3~16步驟的共通點傳達出什麼重大的訊息嗎?很明顯:
1. 這些不斷重複叮嚀禪者要「學習入、出息」的經文,不正是北傳的「第1,2步驟的『入息念時,如入息念學;
出息念時,如出息念學;若長、若短。』或南傳的『吸氣長、呼氣長;吸氣短、呼氣短。』嗎?
2. 而第1,2步驟不正是指導禪者經由「入、出息長、短」來開發並建立「安般念最基礎的入、出息模式」嗎?這個基礎的呼吸模式不就是「從有覺(尋)有觀(伺)開發、建立起來的『念住呼吸模式』」嗎?
3. 安般念後續第3~16(共14個)步驟裡的出入息,全部都是運用這個被開發、建立起來的基礎模式而展開;雖然在將進入第二禪時捨掉覺觀(因為入、出息的基礎模式已被完全建立和穩固),但並非捨掉此念住呼吸的基礎模式。因此在進入第二禪之後,每一步驟的呼吸仍然依此「入、出息的基礎模式」持續念住展開,絕對不是在第三步驟就捨棄剛建立起來的入、出息基礎模式而回到自然呼吸。
4. 如果禪師們所修練的第1,2步驟與第3~16步驟之間,並沒有產生任何關聯或因果關係,卻信誓旦旦地宣稱自己已經修完「16步驟的安般念」或「16觀智」或「心解脫」、「慧解脫」…等,建議禪師們應該再仔細地評量一下,是否在我慢和愚癡的驅使下,已經犯下了「妄語」甚至「大妄語」?

安般念第1,2步驟有上述五種截然不同的詮釋方式,而第3步驟則有前述三種截然不同的詮釋方式(名色身、全息身、全身),這第1,2,3步驟合起來就有5×3=15種組合的呼吸模式,請問禪師們到底哪一個模式才是正確的?還是通通有問題,只有您的獨家見解才是對的呢?禪者到底要何去何從呢?2000年的光陰被虛耗了,除非我們回到原始經律的原點,重新找出安般念第1,2步驟的真相,否則,禪者的萬古長夜,毫無疑問地,將會無盡期地持續下去。

圖片說明:長夜漫漫
unpuYH9G.jpg
unpuYH9G.jpg (32.03 KiB) 已瀏覽 5130 次
最後由 slake 於 2019-10-09, 16:20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頭像
slake
文章: 393
註冊時間: 2004-09-20, 08:00

Re: 帕奧禪法 VS. 安般念的真相

文章 slake » 2019-10-03, 19:32

談「安般念的前置作業與第1,2步驟的關聯」

先摘錄經典如下:
北傳《雜阿含803經》:「何等為修習安那般那念?…
1. 或入林中、閑房、樹下,或空露地
2. 端身正坐
3. 繫念面前

南傳《相應部54:1經》:當入出息念如何已修習、如何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呢?比丘們!這裡,
1. 比丘到林野,或到樹下,或到空屋。
2. 跏趺坐,挺直身體(nisīdati pallaṅkaṃ ābhujitvā ujuṃ kāyam panidhāya )。
3. 建立起面前的念(parimukham satim upaṭṭhapetvā.),他只具念地吸氣、只具念地呼氣。

由南北傳聖典的經文可知,開始修習安般念時,需先具備上述的三要件,這就是安般念的三項前置作業,包括:(1) 相應的修習場所 (2) 相應的修習坐姿 (3) 相應的修習緣起處。

這原本是很具體、明白而一致的經文記載,但法滅之後卻衍生了許多不同的說法,茲簡列說明如下:
一、 相應的修習場所
1. 林中、閑房、樹下,或空露地(雜阿含、相應部、律典)。
2. 寺廟大殿、禪堂(南、北傳禪師的教導)
3. 瑜伽教室(瑜珈師的教導)
4. 居家佛堂、禪房、書房、臥室、陽台(居家人士的想法)。
當習禪者選擇禪堂、教室、佛堂、書房…等處所修習時,因為在這些群聚或居家的情境下,我們與師友或家人同處在一個空間或屋簷下,潛意識裡的人際關係或角色扮演並無法完全放下,我們身為人師、人友、人父、人妻、人子…的面具並無法徹底卸下,換句話說我們並未能完全放棄「我的身份執著」,難以真實地面對自己身心的真相。相反的,當我們依經依律選擇孤獨、涼爽、幽靜的地方-林中、閑房、樹下,或空露地進行禪修時,整個環境的氛圍將大大地不同於上述的群聚氛圍。儘管山林裡也有昆蟲、蛇鼠、鳥獸、風吹、草動…等干擾,卻讓你必須面對自己內心的恐懼、厭惡…等情緒,逼迫你不得不放棄自我的執著而有助於開發身心的專注。所以兩傳聖典上,在有關念處和禪修的經文裡都一再地強調「獨一靜處」,必須給自己一個獨立而幽靜的空間,孤獨地面對真實的自己,才是開發安般念第1,2步驟裡「入、出息念」的適當場所。(但女眾獨處山林、曠野則有更多危險,請注意!)

二、 相應的修習坐姿
1. 結跏趺坐(pallaṅkaṃ)、比丘尼半跏坐(雜阿含、相應部、律典)
2. 蓮花坐-雙盤、金剛坐(南、北傳禪師的教導)
3. 吉祥坐-單盤,右腳在上(南、北傳禪師的教導)
4. 如意坐-單盤,左腳在上(南、北傳禪師的教導)
5. 至善坐(瑜珈師的教導)
6. 散盤(居家人士的想法)
7. 自由坐(居家人士的想法)
當習禪者選擇難度較高的雙盤坐時,可能要付出許多訓練的時間與精力,如果太勉強的話,不但不耐久坐,也可能會傷害膝蓋。如果選擇單盤時,則因髖關節不在同一個水平面上,很可能會造成脊椎側彎,扭曲了肌肉、筋骨與神經,不但不利於身心的放鬆與專注,還可能衍生許多疼痛和身心的疾病。至於經律上所明載的「結跏趺坐」,猶如練功人士必須採取一個「蹲馬步(站樁)」的訓練姿勢,並不是什麼神秘或高難度的體位,只是採取一個能讓脊椎和身體容易保持端正的標準坐姿,進而有助於呼吸的暢順和感官的靈敏度,讓身心容易專注於安般念第1,2步驟裡的「入、出、息、長、短」而且不容易疲累而已。

三、 相應的修習緣起處
1. 繫念面前(雜阿含、相應部及律典)
2. 繫念現前-當下(論師的教導)
3. 意守鼻頭-鼻尖、鼻端邊緣(增一阿含,清淨道論)
4. 意守鼻孔-鼻腔內(善見律毗婆沙、西方長老的教導)
5. 意守人中(帕奧禪師的教導)
6. 意守上唇(善見律毗婆沙、帕奧尼Dipankara的教導)
7. 意守玄關或印堂-眉心(道家的教導)
8. 意守丹田(瑜伽師、道家的教導)
9. 逐一意守七脈輪(瑜伽師的教導)
10. 頭面、胸、腹前方約一手肘的空間(朱教授的教導)
附註:南北傳的論書,諸如:善見律毗婆沙、解脫道論、分別道論、清淨道論等,都有提到「鼻子」和「嘴唇」,但比較荒謬的是《清淨道論》上竟說「鼻子長的人繫念鼻孔,鼻子短的人繫念上唇」。

當禪者選擇繫念鼻子、頭面或身體的任一穴位、脈輪或部位,作為開發安般念的緣起處時,就進入了「守竅觀想」的修習方式。其實守竅觀想的風險很大,台大教授王唯工在《氣的樂章》一書裡說:「有人靜坐又去守竅門,結果會如何?其實守竅門守的不好反而會壞。若能都放下的話,效果自然就會出來。」他接著又說:「延腦的部位有一個自動控制系統,這裡本來是很聰明的,但是物種演化了幾億年,我們學會用大腦皮質去操控它,結果反而容易害到自己。」因為人體原來自動控制和調節呼吸的是延腦,而守竅或觀想於身體的某個特定部位時,則是運用大腦皮質層的對應部位和腦前額葉的特定思維區;長時間堅持守竅或觀想就等於是讓這一個區塊毫不休息地一直工作,結果就會疲勞過度,因而干擾了自律神經和自動控制呼吸的機制,體內經絡的循環很容易就岔了氣,自己卻一無所悉,因為疲累早已導致注意力不足。即使注意力仍然很清晰,卻只是一味地專注於某個特定的部位,毫不在意身體其他部位所引發的疼痛和麻痺,或雖然察覺了疼痛和麻痺卻不知如何調整,那麼,長期繼續練習下去,身體就會啟動自我保護的機制,把竅門緊緊鎖住,拒絕這種不當的練習方式持續下去,以後當你愈加精進地練習守竅和觀想時,這個被鎖住的部位就會痛得讓你人仰馬翻,甚至休克而有致命的危險。至於「繫念面前」絕非「守竅觀想」,而是以此作為開發、拓展安般念「全面念處」的緣起處。

結論:
1. 如果你是已成就淨信的佛弟子,當然會「依經依律」選擇並修習正確的安般念,也就是對於上述三項前置作業,你對於每一個項目中的多種選項,就只有1×1×1=1(亦即1. 林中、閑房、樹下,或空露地 ×1. 結跏趺坐× 1.繫念面前=1)的單一選項。
2. 如果你選擇相信論師、禪師、瑜珈師和你自己的自由意志,那麼你將可以有4×7×10=280種自由選擇的權利。你當然可以一年試驗一種組合看看是否可行?但一輩子、兩輩子、三輩子都應該試不完,因爲2000年來,南北傳的祖師大德們各說各話,自以爲是,迄無結論,你願意繼續嘗試下去嗎?

圖片說明:空閒林中樹下
下載.jpg
下載.jpg (13.01 KiB) 已瀏覽 2613 次
最後由 slake 於 2019-11-08, 11:49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頭像
slake
文章: 393
註冊時間: 2004-09-20, 08:00

Re: 帕奧禪法 VS. 安般念的真相

文章 slake » 2019-11-01, 11:42

帕奧PA版的「繫念人中」 VS. 南北傳經律的「繫念面前」:

緬甸的帕奧禪師原本將《相應部》和《巴利律》裡的「繫念面前」詮釋為「繫念人中」,但「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繫念人中」已經在他自己住持的帕奧禪林裡演化出至少四個版本了,茲簡列如下:
1. 繫念人中PA1.0版:公元1999~2001年間,帕奧大師曾連續三年來台教授禪修,盛況空前。當時,他所教授的「繫念人中」,就是呼吸出入時都要注意氣息與人中接觸的要領。
2. 繫念人中PA2.0版:當時帕奧大師的高足Dipankara(十戒尼)在個別小參時,則為學員詳細地解說「繫念上唇」,意即教導學員如何注意並練習「空氣與上唇接觸的感覺」。
3. 繫念人中PA3.0版:大約在公元2015年前後,大師的另一位中國高足瑪欣德比丘又提出了繫念人中的新說法,幾乎完全顛覆了PA1.0版&PA2.0版的教導,他說:「第三個錯誤的方法,是用『人中』這一帶的皮膚去感覺呼吸,因為很多禪修者覺得說在專注呼吸的時候,應該用這裡的觸點去感知呼吸,這句話其實是沒有錯的。用借助這裡的觸覺去感知呼吸,他的目標還是呼吸;但問題是很多人就把心停留在『觸點』上,於是他就很在乎『人中』這裡皮膚的感覺,而不是把心放在呼吸上……」(詳見:https://www.facebook.com/search/top/?q= ... 9%E6%8F%90 〈在專注呼吸的過程中,我們要避免四種錯誤的方法〉)
(1) 依照瑪欣德的新說法-借助人中、鼻腔的觸感都是錯誤的。
(2) 依此類推,那麼借助氣管、胸腔、腹部起落…等呼吸的觸感也都是錯誤的。
(3) 對於安般念的修習者而言,如果失去了緣「觸」生「受」而感知呼吸出入的因緣,真不知要「緣」什麼作為感知呼吸出入的「業處」?
(4) 如果這是錯誤的,那麼帕奧大師又何苦要教導信徒苦苦守住「人中穴」這個竅門?
(5) 大師的這位高足似乎青出於藍,他的論述彷彿進入了禪宗公案裡「緣而不緣(人中),不緣而緣(人中)」的玄空境界,令人嘆為觀止!
4. 繫念人中PA4.0版:公元2018年,帕奧的另一高足本雅難陀比丘又說修安般念時的(覺知)人中出入息,現在改成(知道)人中的出入息。本雅於2O18/3/12在桃園妙音蘭若精舍7日襌修開示、2O18/6/29在太平及2O18/7/6在馬來西亞二日襌修開示時,他都是這樣說:「不要注意人中氣息的磨擦觸點、不要控制呼吸,也不要知道出入息的氣動,只要保持(知道)在人中那區的自然呼吸就好了。」
5. 繫念人中已經名存實亡:
(1) PA2.0先以上唇的接觸「面」來模糊人中的接觸「點」
(2) PA3.0版接著架空「人中的觸感」
(3) PA4.0則以自然呼吸完全否定了「人中氣息磨擦的觸點和氣動」。
6. 三位高足接棒出擊,將禪師的這一記變化球(PA1.0→2.0→3.0→4.0)打到界外,全面顛覆了禪師的開示。
7. 繫念人中PA5.0版已於2019年秋正式出爐,預訂2020年將登陸台灣。
8. 然而,禪師的另一高足,馬來西亞的華人比丘尋法,從他所開示的mp3聽起來,是否也將提出他自己的PA版本?帕奧禪修者不妨也洗耳恭聽看看!
9. 面對禪修道場中陸續創新的開示版本,真不知道帕奧禪林的信眾將會選擇相信哪一個版本?

大師今年高齡85,依然住在帕奧禪林,短短才十餘年,他門下的高足們已經針對「繫念人中」更新了各種進階的版本,無怪乎佛陀所教導的「繫念面前」在法滅2000年之後,會演變成前文列所出的10種不同詮釋方式。追溯其演變的原因,主要應該是「法滅」讓真實的禪法失傳了,歷代祖師大德都無法正確地詮釋「繫念面前」的正確意涵,完全不知道「繫念面前」乃是擴充「念處的意識」到「一切身」的「修習緣起處」,當然也讓歷代習禪者都無法進入禪定的領域,因而對經律中的「繫念面前」完全失去了信心,才會各自懷疑、猜測、創新、扭曲甚至竄改經律的詞義。

其實《相應部》巴利經文中的繫念「於面前(Parimukham)」裡的 ”mukha” 英譯雖有:
(1) the mouth(嘴巴),
(2) the face(臉、面),
(3) froat(喉嚨),
(4) entrance(入口),
(5) brim(邊緣)…
等多種意思,但不論依據梵文漢譯的《雜阿含經》或巴利英譯的《相應部》,一向都被譯為「面前」或「前面」,兩傳安般念的經律中,從沒有將其譯為「鼻子」、「嘴巴」、「入口」或「上唇」,而巴利語的
(1) 「嘴唇」另有其字 ”ottha” ;
(2) 「鼻子」則是 ”nasa”。
(3) 例如:「面前」吹來一陣冷風,巴利語不會是「鼻子、上唇」吹來一陣冷風;我在尊者「面前」頂禮,也絕不會是我在尊者鼻子、嘴唇頂禮。
(4) 依經依律:「面前就是面前!」佛陀的語文表達能力不會那麼不精準,更不會背後故意留一手,讓禪修者去猜謎,請大家不要謗佛、謗法。
(5) 依經依律:「面前就是面前!」禪修者不要疑法-經律,認為自己師承的「獨家見解」才是「佛有正法眼藏,獨付阿毗達摩」,那與中國禪宗的「我有正法眼藏,付囑摩訶迦葉」有何差異?只能博君「拈花一笑」罷了!
所以mukha在南北傳安般念的經律裡,都是明確地指出「面前」,絕不會是論、註…等所指的「人中」、「上唇」、「鼻尖」、「鼻門」、「鼻孔」、「眉心」…等,因為很明顯的,這些部位都只是面前的一小部分,甚至只是一個點而已。

巴利語”Pari” 的字根則有 ”all around(全面,遍及四周)”的意涵,例如:
(1) Parikamma是「遍作」之意,
(2) Parinirvana是「完全(無餘)涅槃」
(3) Pari:「遍及」指的是「全面性的平面或空間」,但人中、上唇、鼻門、鼻腔…等部位,都只是「面孔上的一個穴位或竅門」而已,尤其「人中」只是一個微細的小點,說「遍及人中」是修辭學上的矛盾,毫無意義可言;也不符合兩傳聖典上「(遍及)於面前(Parimukham,副詞adv)」的意義和詞性。
(4) 很明顯的All around(全面,遍及四周)與Fixed point(定點守竅)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所以這些穴位或竅門的定位,都只是出自外道定學或論師個人的主張而已,卻把後世習禪的人導入了「守竅觀想」的歧途和風險。

由於帕奧禪法當初主要是由華人教界捧紅於國際間的,目前也是對世界各地華人禪修最有影響力的禪法,但我們自己有對應於《相應部》的《雜阿含經》,其中〈安般念相應〉的記載則更為「精確而嚴整」,並沒有必要盲從偏離《相應部》和《巴利律》的種種說法,所以才詳細地比對上述資料,旨在說明:
(1)「繫念面前」乃是開發「念處的意識狀態」:先由「遍及全面」開始,逐漸將其擴充到「遍及一切身」的關鍵「起『首』勢」。
(2) 教外別傳的方法則是將「念處的意識狀態」先鎖定在「人中」,經由「守竅觀想」而將原本寬廣的「念處的意識狀態」逐漸「聚焦收斂」於一點。

結論:失之毫厘,謬以千里!
所以「繫念人中」絕對不等同佛陀所教導的「繫念面前」,而且可能會產生「失之毫釐,謬以千里」的禪修風險,盼望佛門禪修人士皆能「依經依律」回歸佛陀安般念的教導,以正確的方法禪修。建議習禪人士除了要慎選師承(不一定是名氣大的就好)之外,也要敏銳地注意自己身心反應的狀況,如果有所疑慮時,不妨藉助現代醫學檢測科技,看看自己的呼吸靜坐是否真的能產生專注和放鬆的腦電波或肌電波?以便提醒自己及時停止或調整修練模式,避免固執於自己的師門傳承或自己的定見,造成無可彌補的身心傷害。(slake 2013/5/24於台中,2018/5/29佛寶節修訂)

歡迎參閱「禪修風險」https://oba.org.tw/viewforum.php

圖片說明:公元2003~2004年間,迎福村在台大醫師Dr. Andrew的指導下,完成了禪定定性與定量的初步檢測。下例圖表顯示一位長年精勤修習「馬哈希禪法」的美籍理工博士的禪修狀態。他曾往返於歐、美之間,參加密集禪修班。這是他的念住成績單:Pmax(α)=66±3%
附加檔案
10628400_1472930639640624_3047903289325336192_n.jpg
10628400_1472930639640624_3047903289325336192_n.jpg (34.63 KiB) 已瀏覽 1141 次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