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下我對原始佛教正定以及四念處的理解

以原始佛法之中的一個概念、或一個命題開設一個主題進行討論
回覆文章
世界之心
文章: 1
註冊時間: 2018-11-10, 12:11

談下我對原始佛教正定以及四念處的理解

文章 世界之心 » 2018-11-10, 12:1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93e460b0102ydq9.html

去年到現在壹直有幾篇文章想寫,但是由於已經沒多少強烈的說服別人的欲望,每次提筆幾下又沒興趣寫下去,但是考慮到壹些問題,尤其是壹些後期問題比較重要,包括本人前幾年也壹直陷在追求體驗,追求觀智,追求涅盤,而不是追求煩惱的削弱的坑裏(大部分禪修者後期估計也是這樣),覺得還是有必要寫出來。這篇文章先從正定說壹說,提出壹些個人觀點,不壹定正確(雖然我個人通過自己的實際體會,已經很確信的認為自己理解了什麽是正定),希望可以給原始佛教的研究者提供壹些思路。


壹 關於正定
討論來源:http://bbs.foyuan.net/thread-282780-1-1.html
註:原討論中解悟的觀點我認為挺好,有很多觀點和我壹致,適合閱讀參考。

談下我對正定的理解 我最近正好打算寫壹篇關於正定 關於涅盤的文章 可以說後人對這兩個東西的理解已經偏離的很厲害

首先我認為解脫必須經歷四禪

當年的初禪到四禪應該並非後人所說的專註定(專註於壹個所緣),我認為指的是心面對各種身心現象,無五蓋(貪嗔等心抓取排斥身心現象的行為),心開始 不抓取排斥也就是執著於身心現象,開始安住於自身的心壹境性才是正定(我有實際體會,實際上就是名色識別智身心分離的那個狀態,心開始獨立出來,不黏著現 象),心由於脫離了五蓋的束縛,不執著於身心現象,心開始輕安喜樂,慢慢的心對這些喜樂也去除執取,達到真正的舍,也就是達到四禪,而且四禪也是很接近最 終涅槃的狀態,這個在後人的專註定裏是體會不到的,卻在很多被稱為純觀的派別裏可以體驗到,這是由於專註於壹個所緣的禪定並非正定,反而現在被稱為純觀的 禪法更符合當年的四念處,而不是壓制根門專註壹個所緣的禪法。

另外可以說真正的涅盤和四禪的狀態很像,也不是現在很多人簡單的理解為名色徹底斷滅消失,我有空針對這個問題也想詳細說下,最近我禪修有所進展,也有些臺 灣禪修者郵件和我交流,針對我研究的壹些問題在facebook上已經有很多人討論給出了不少早期論藏的出處,比如我關心的有部論藏大毗婆沙論,現在證據 鏈越來越明朗,不過目前我很確定我自己的親身體會,證據鏈文獻的收集有空我有興趣會慢慢去做,所以詳細整理的文章可能要慢慢的寫。(附錄有臺灣網友討論的摘錄)

針對這篇文章,我可以說我和解悟的體會完全壹致,我能看出他 和我有過相似的經歷。


下面這篇經文可以說把正定 涅盤描述的非常清楚明白,也很清楚的說出了正確的禪修方式,也就是不是緊盯專註於壹個目標,而是來什麽覺知什麽,始終安住於心壹境性(任何現象升起都非我,心不為任何現象所動搖,不抓取排斥任何現象,這就是安住於心自身)的狀態(也可以稱為無五蓋),真正的涅盤甚至可以心把心本身都舍離,因為心本身就是無我的。

佛說:

巴赫亞,妳應當學習如此觀察:

無論何時妳看到什麽,看只是看,聽只是聽,

覺知只是覺知,認知只是認知,



那壹刻,“妳”不存在。

無論何時都沒有“妳”,

那壹刻,“妳”既不在此界,

也不在彼界,不在任何壹界。

那就是苦的止息。




(巴赫亞經/三藏25/49)

二 關於四念處


而四念處就是覺知逐漸圓滿的過程,法念處為什麽第壹個就是要觀五蓋,因為這是(沒有五蓋,前文所說的心面對壹切升起滅去的現象不動搖,不陷入,不排斥的正定狀態)直接導致正定的元素

(註意下文所說的五蓋都是指前文所說的心面對壹切升起滅去的現象不動搖,不陷入,不排斥的正定狀態,而非緊盯壹個所緣,沒有其他現象升起的後人專註定狀態)

身念處由小範圍目標擴散到全身的覺知,這是身念處,由小範圍的目標擴散開來引發基本的覺知能力。

身念處的發展,覺知開始敏銳,從而引發對身心的苦受,樂受的覺知能力(包括心受,不僅僅是身受)這是受念處。

為什麽要受念處,因為受是引發貪嗔的直接原因(苦受引發心的排斥,樂受引發心的抓取,也就是貪嗔乃至五蓋),受念處的圓滿可以提升對貪嗔的敏銳覺知能力,提升對心的造作的覺知能力,從而引發到心念處。

為什麽要心念處,因為對心的覺知力敏銳之後就能敏銳的時刻覺察到心的貪嗔造作,也就是提高了覺察五蓋的能力,慢慢的就學會讓心安住於自身,不再貪嗔抓取現象(不再有五蓋)。

逐漸發展到正定就是法念處的過程,所以壹上來就是覺知五蓋,實際上是心念處到法念處的過渡,五蓋消失就是正定,就能如實觀,苦集滅道,緣起,無我才能看的清清楚楚,直到解脫(也就是法念處接下來的內容,觀名色的本質,緣起,聖諦,無常無我等內容,出世間的內容),所以法念處五蓋作為第壹個,五蓋壹消失,才是真正的觀,因為心不受五蓋汙染,心不抓取排斥現象,不再加工現象,名色的真實本質就出現了,真正的涅盤和正定是非常相似的,禪修就是這個過程,達到正定的過程。所以說正定之後才是觀,正定之前都是止,止五蓋,所以現在雖然說純觀,實際上在獲得正定前,真正看清現象無常苦無我的本質前的觀,實際上都還是原始佛教止的內容。原始佛教的止和觀不是割裂獨立開的。

以上四念處的過程可以從觀身觀動作,也可以從觀心,觀受入手,甚至直接觀五蓋法念處入手,各種方式入手,因為身受心法的現象都不是獨立的,而是相互包含的,四念處每壹部分都壹定包含其他三個部分,不壹定必須從身入手,(參考之前博文:四念處之間的關系:http://blog.sina.com.cn/s/blog_993e460b0101aocx.html)但是肯定有上面這個過程,這個層次。

可以說重點就是斷五蓋,也就是斷心對現象的抓取,排斥(貪嗔),癡(後面三蓋)的過程,心不黏著陷入現象不迷失就是正定。正定之後就能看清現象無我的本質,然後放下身,放下心,達到涅盤。


而據我目前的研究,可能我上面的這種解釋在部派時期可能都並沒怎麽偏離,只是清凈道論時期後,可以說對正定的闡述有了很長遠的誤導,如果我有精力,我會詳 細找部派時期的文獻來論述,只是我這些觀點我自己已經深信不疑了,所以我並不急於去考證。最近半年我看了很多論文包括經文論藏(有部),包括滅盡定,滅受 想定的發展,還有印順法師認為四無色定都可能是後人發展等等,看了很多部派時期以及有部的壹些文獻,我可以說目前的南傳理論,和部派分裂時期都有壹定距 離,去研究研究大毗婆沙論,解脫道論,甚至俱舍論那些,都對研究原始佛教到底說什麽有很大幫助,臺灣有很多人對大毗婆沙論研究很深入,我看到了壹些我覺得 研究很深入的論文竟然是北傳僧人寫的。

現在對我來說,經文真的是講的清清楚楚,不需過多解釋,就是字面上很簡單的意思,後人真的是越解釋偏離的越遠,可以說最重要的禪定,涅盤都已經是180度 偏離的去解釋,後人所說的正定可以說基本上都是外道定(當然我覺得部派時期是要比我們 現在好些,我們現在可以說是清凈道論時期)。




三 禪修建議

所以我想說的就是想要解脫,那就要全天正念不斷,始終不起五蓋,也就是心始終安住(正定),這樣心就能如實觀,如實觀就能看到身心無我,心就能放下身,放下心,達到涅盤。核心就是斷貪,斷五蓋。輔助方式可以去修慈心,修不凈,思維無常苦無我,加速妳斷貪,斷五蓋的過程。

可以說正念不斷,始終安住於正定是關鍵,而這裏面最最關鍵的就是斷五蓋,斷貪,這是禪修後期大部分人會走入的誤區,大部分人會去追求體驗,追求境界,追求 之前理論預設好的涅盤,而忘了核心是斷貪,斷五蓋,也就是斷心對現象的抓取排斥。只要心斷了五蓋,始終安住於正定,時刻覺察到現象的無常苦無我,心不被任 何身心現象所動搖(持久的四禪正定),心自然能最終放下身心達到涅盤(可以說是壹種徹底的正定和四禪很相似,那時候妳會理解佛陀為什麽會拒絕回答死後存在 還是不存在,為什麽說既不存在於此界又不存在於他界)。

可以說現在任何壹種所謂“純觀”禪法都很好,但是壹定要小心陷入後期理論預設的坑,這方面我現在反而更喜歡泰國的壹些派別,比如動中禪,隆波帕默,隆波頓那些,緬甸反而後期受理論尤其是清凈道論約束太大。

目前南傳禪修有兩個節點很重要,壹個是名色識別,經歷後更容易理解什麽是正定,什麽是五蓋,什麽是安住心壹境性,另壹個是第三觀智(可以包含第二觀智), 也就是直觀無我,這更容易理解什麽是如實觀,什麽是四禪以後的正定,什麽是解脫,什麽是涅盤,經歷過這兩個重要節點的人會更容易理解我上面所說的,如果理 解的話要尤其重視我前兩段說的後期不要陷入誤區,不要追求境界體驗,不要理論預設涅盤,重點壹直是斷貪,斷貪,讓心始終安住不抓取不排斥任何身心現象, “如如不動”(不是緊盯壓制,而是現象來了走了,心始終不為所動,這是真正的正定,最終妳會知道,心可以把心自己都還給世間,因為心也非我)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