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修風險

討論內容無限制,但嚴禁任何辱罵言詞及商業性廣告!
頭像
slake
文章: 383
註冊時間: 2004-09-20, 08:00

禪修風險

文章 slake » 2018-11-22, 13:06

佛陀教導安那般那念16個步驟的禪修法,就開始的第1~ 4步驟而言:
1. 無論是在南傳或北傳,斯里蘭卡或緬甸或泰國,中國或西藏,都有很明顯的差異。
2. 即使在同一個國度裡,對於念住呼吸的方式也有很大的差異,例如:緬甸新興的內觀乘與帕奧禪法,中國天台的六妙門與禪宗的如來禪與祖師禪…等。
3. 即使同為內觀乘的北雷迪和南明貢系統,其念住呼吸的方式也有明顯的差異。
4. 即使同時師承雷迪與明貢兩個系統的孫倫,還是另創自己的「猛烈呼吸法」。
5. 即使同一個禪師的門下,例如:帕奧禪師所教導的「繫念人中」,經由Dipankara、馬欣德、本雅難陀等的詮釋亦各有差異;
6. 泰國阿姜查所教導的念住呼吸與其弟子蘇美多、布拉姆等的教導亦然;
7. 泰國阿迦曼經由摩訶布瓦轉述的禪法,與阿迦李、阿迦芳,乃至譚尼沙羅尊者等亦然。
8. 緬甸內觀乘烏巴慶的門人則不認同葛印卡師承其禪法;而台灣的妙天與妙禪甚至互爭禪法的高下。

正因為古今歷代祖師大德所師承、教授的呼吸禪,不分地域、門派都有許許多多的差異,以致歷代的禪者往往都無所適從,只能盲從師承或另闢蹊徑,始終難以發掘安那般那念中真實的禪修方法。因此,禪修人士往往愈精進愈有可能產生禪修的風險!
最後由 slake 於 2019-02-09, 07:06 編輯,總共編輯了 4 次。

頭像
slake
文章: 383
註冊時間: 2004-09-20, 08:00

Re: 禪修風險

文章 slake » 2018-11-22, 13:26

呼吸方式錯誤容易自生障礙-遭遇禪修風險:

若依照《清淨道論》中,複雜又微細的呼吸調整過程(姑且不論其正確與否),那麼「了知」到底要不要先經過「學習」?「長、短呼吸到底是不是自然呼吸?」都已經不言可喻了。可見南傳禪修的呼吸方式並非像大部分上座禪師所教導的,只要單純地「知道」呼吸自然地進出鼻孔、人中、上唇或肚皮起落就可以成辦的;除非你認為南傳論書(《無礙解道》、《清淨道論》)本身就是隨便說說而已,寧願相信上座禪師們所堅持的自然呼吸。

即使撇開南傳《清淨道論》的教導,讓我們秉持「依經依律」的教法,依據南傳《長部經》所說:就像一個旋盤工(好比手拉胚的陶師)或他的助手,在做一個長轉的時候,知道他正在做一個長轉;或者在做一個短轉的時候,知道他正在做一個短轉;比丘也是一樣,長入息時知道其為長入息,短入息時知其為短入息。

禪修者如果不瞭解這段經文,不妨親自前往陶窯親自練習一下手拉胚的作業,用自己的手或腳來轉動旋盤(轆轤),DIY並實際體驗一下「作一個長轉」和「作一個短轉」的力道時,是不是要由自己的手腳控制或調整施力的大小?那麼,依據經文這樣明確的教導,禪者的「入、出、息、長、短」是否也要由禪者清清楚楚地自行調整?這樣的呼吸還能說是「自然呼吸」或「長短不重要」嗎?

雖然南傳上座系統一向重視「依經依律」辨識佛法真偽的「四大教法」,尤其是緬甸禪師們大都將《清淨道論》和《無礙解道》奉為禪修的標準教材,但當禪師們一談起長短呼吸時,卻沒有人理會《相應部》《長部經》《比丘律》和《清淨道論》裡所明載的「長呼吸、短呼吸」。那麼,請問禪師們所教導的「自然呼吸法」或「長短不重要」的開示,是否離經(論)叛道(律)而有「非法說法,法說非法;非律說律,律說非律」之嫌呢?禪師們是否說一套、做一套,言行不一呢?禪師們真的尊重《相應部》《長部經》《比丘律》或《清淨道論》嗎?是否因為禪師們都不肯「依經依律」修習、詮釋安那般那念,才會讓2000年來最珍貴的禪法,不斷衍生出種種重大的歧異呢?禪師們所教導的呼吸方式是否會導致禪修風險呢?

圖示:手拉胚的旋轉轆轤,無論作一個長轉或短轉,陶師心裡都清清楚楚。
images (1).jpg
images (1).jpg (9.7 KiB) 已瀏覽 2430 次
最後由 slake 於 2019-02-09, 18:01 編輯,總共編輯了 11 次。

頭像
slake
文章: 383
註冊時間: 2004-09-20, 08:00

Re: 禪修風險

文章 slake » 2019-02-08, 07:58

禪修風險
不管哪一個門派的禪修方法,經常都會提到「身心靈合一」、「天人合一」、「與梵合一」、「明心見性」或「心一境性」…等境界,而這些所謂的「靈」、「天」、「梵」、「性」聽起來似乎充滿了超自然的玄秘氣氛,其實這些字眼的意義在科學上可以被理解為「有情眾生的意識狀態」,它的境界大致上可以分成七個層次和兩個領域:
1) 感官(眼、耳、鼻、舌、身)慾望強烈主控的意識狀態。
2) 脫離心理障礙(貪慾、敵意、昏沈、迷信、猶豫)而進入專注(focus)的意識狀態。
3) 凝聚一心(concentrate)而充滿喜悅(joy)的意識狀態。
4) 念念分明(mindfulness)而使身體放鬆平靜,充滿快樂(happiness)的意識狀態。
5) 捨離苦樂的感受而安止於不苦不樂、寧靜安詳(tranquility)的純淨意識狀態。
6) 體驗多次元空間無限(infinity of space)的意識狀態。
7) 體驗多層次識界無限(infinity of consciousness)的意識狀態。
8) 進入一無所有(nothingness)的領域。
9) 進入非覺知亦非不覺知(neither-perception-nor-nonperception)的領域。
一般人或許並不太瞭解上述這些不同層次的境界,但我們如果運用腦電波所呈現的差異,細心觀察各種禪修方式所產生的意識狀態的連續變動和最終安止情況,就可以對千變萬化的意識境界有些基本的概念。然而,正由於禪修的過程中,其意識狀態會在瞬間產生強烈的變化,如果禪修的方法,尤其是呼吸的方式,看似簡單平凡的呼吸訓練,自古以來卻是百家爭鳴,不論瑜伽、氣功、靜坐、太極、禪宗、仙道、有氧體操…等,各有著種種不同的調息修練方式,這說明了一個事實:藉著呼吸訓練來調和身心靈乃是古今中外最普遍,而且也是門派與變化最多的方法。事實上,正因為它對於改變意識狀態具有立竿見影的快速功效,所以正如利刃的兩面,一旦出偏,它也是最容易傷害身心而產生嚴重風險的修練方式。例如:不夠專注或不會放鬆,就很容易產生幻覺(包括幻聽、幻視、幻想、幻覺…等)進而影響禪修人士的感官判斷乃至身心的健康。這類因為禪修不當-包括瑜珈、靜坐、氣功…等,所引發的身心官能症也就是自古以來所謂的「走火入魔」現象。(slake 2014年6月11日於台中)

茲簡列常見的身心官能症如下:
(1)身體上的疾病
1. 有人練氣功時,因為練習呼吸不當,使得自律神經錯亂,導致內臟功能失常,引發了一些生理上的毛病,例如:心律不整、嚴重心悸、尿失禁、遺精…等。
2. 有人練氣功岔了氣,因而睡不好,長期失眠之後,身體反而羸弱不堪。
3. 某位女士堅持靜坐,數次經歷心臟病發之後,又診斷出椎間盤突出的坐骨神經疼痛,然後又引發足萎症,從下背到右腳小指(也有人從下背到左腳拇指)有蔓延性的疼痛,造成不良於行。
4. 有人只要一擺出練功姿勢,身體或手腳就會顫抖不停。
5. 某護士小姐經過一番努力練習氣功後,看到陽光就會頭痛感到暈眩。她在大熱天裏雖然穿著夾克或大棉襖,還是直打哆嗦又喊冷。經過西醫檢驗、診斷卻始終查不出毛病的原因何在。
6. 一名男性練氣功後,每次只要 和她 太太做愛,就會全身痙攣,抽搐不停,閨房生活苦不堪言。
7. 某禪修者堅持「只管打坐」,全力精進以赴,長時間靜坐壓迫腳部,血液循環不良而造成血栓,乃至危及性命。
8. 某位女老師已經練習瑜伽和靜坐好幾年了,忽然爆發一連串的症狀,先是偏頭痛,然後鼻子、舌頭和臉部都有刺痛感,喉頭、心臟和腹部則有痙攣現象,全身有腫脹感,痛楚得好像要蹦開來一般。每次靜坐時,病情就更惡化,有時也伴隨著幻聽的聲音。
9. 相當知名的一位女醫師一直以氣功維持體力,日久忽然覺得脖子裡長出硬塊,有點酸痛;胸部、腹部、頭部等也都好像結塊一般,有點悶痛;呼吸不順暢,氣通不過去,頭皮緊繃而有麻脹的感覺,身體常會不由自主地搖動;胸部背部出現不尋常的冷熱感,口腔和陰部好像都有漏氣的感覺,自認為是走火入魔而心生恐懼,卻不知如何是好。
10. 某位舞者在練習瑜伽時感覺自己的大腿有如火烤一般的灼熱,漸漸又引燃到胸部和手臂。然後是發冷、發熱,兩眼深入後腦杓以及頭部兩側的顳葉部位都會疼痛,連呼吸都有困難,更不思茶飯。她的左腳拇指指甲紅痛,腳掌內側好像拐了一條筋似的,走起路來不能受力,有點類似足萎症的跛行現象。
11. 有些氣功病患者常常自覺胸部或背部有寒氣或熱氣停滯,久久無法消除。
12. 某學者自行練習靜坐,他注意到從自己的腿部和鼠蹊部開始,經由胸背,有一股刺痛伴隨著奇癢的感覺向上竄升,直攻頭頂和眉心,讓他無法靜心而坐,卻不知如何才好。
13. 有個公務員年輕時追隨知名禪師習禪,由於長期守竅不當的緣故,岔到中氣,鎖住心門,引發心律不整等心臟疾病。每次一用功禪修就心病發作,疼痛難當。雖然到處延醫求治,包括中西醫、氣功、針疚、靈療…等,都無法開解心門。後來,他閱讀典籍,知道禪法在北傳體系裡早已消失,難以化解自己的禪病。好不容易挨到退休後,他趕快整裝前往南傳道場習禪,想要以南傳的觀呼吸方式打開閉鎖的心門。誰知,才幾番精進勤觀呼吸,竟然痛倒在地,幾乎休克。後來送醫診治,住院療養,才勉強保住一命,依然未能解開心鎖。
14. 有個寺廟住持修習密宗觀想法門,長期觀想頭頂上的菩薩像。後來發現頭頂有些異樣,只要稍一用功就好像會有一股熱氣上衝,造成頭暈目眩,接著是昏昏欲睡,身體也日趨虛弱。禪修觀想原本是要去除昏沈和睡眠的,卻反而被它長期困擾著。
15. 有個法師由於調息不當,胸前岔了氣,眼神翻白,講經說法時不斷地乾咳不止,胸肺、氣管猛烈地震動,兩腮鼓漲,對說法的效果和聽眾的情緒都造成莫大的影響。
16. 有個修習超覺靜坐長達三年的美 容專櫃 小姐,在還沒有學會深度放鬆身體的情況下,由於太過精進,經常長時間靜坐,小腿下端開始產生麻木與刺痛感。這時理當停止靜坐,尋求溫和的調理方法,但她卻錯誤地以更精進的靜坐,企圖打通淤塞的疼痛,結果使症狀更加惡化,走路出現跛行的現象。就醫時,醫生以類固醇(可體松)進行止痛治療,卻依舊殘留腰背與小腿長期僵硬與酸痛的後遺症。
最後由 slake 於 2019-02-11, 09:07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頭像
slake
文章: 383
註冊時間: 2004-09-20, 08:00

Re: 禪修風險

文章 slake » 2019-02-09, 07:28

靜坐後遺症
自從2017/3/26〈請禪師們正視跏趺坐〉一文在OBA發表時,曾提到單盤,無論吉祥坐或如意坐,左右兩邊的髋關節都不會在同一個水平面上,脊椎(頸椎、胸椎、腰椎)因而跟著扭曲,長久下來,扭曲的部位就會產生許多病痛。至於雙盤則是高難度的姿勢,能做到的人不多,做到而能持續長時間不酸麻、疼痛,不傷膝蓋的更少,這都不是禪修必要的姿勢。所以究竟怎樣才是「跏趺而坐」?對一個認真的禪者而言,絕對是一個值得認真探索的入門課題。

一年來,各方禪修人士陸續表達其身受雙盤(傷膝蓋)、單盤(脊椎側彎、龜背、蛇背…等)之害者比比皆是,其中有好幾位法友已經以單盤方式靜坐了十年以上,例如來函提到:
1. 在下「單盤」十年,發現確實對脊椎造成了傷害。
2. 單盤會造成髖骨錯位導致骨盤錯位,如所謂的長短腳現象!長久之後也會造成大腿骨外翻,使得腿與腰兩部位痠痛,真的要留意!
3. 感謝老師您的解答,雖然之前就覺得雙盤傷膝蓋、單盤脊椎側彎,但是因為以為這些就是世尊教的跏趺坐,也就沒多想。
4. 之前受北傳及瑜伽影響認為雙盤最優甚至覺得自己可以雙盤有優越感,直到前幾年,年紀一到就一定有問題:左腳外側最後上盤,膝蓋卡卡就知大事不妙,另雙盤需平衡軀幹脊椎也卡卡。直到看此文點頭如搗蒜。
5. 某某師兄你所產生的後遺症與我相同,需要找會整復的專業人士幫你復元!
6. 很多打座雙膝凌空的人都會有背痛,我就是其中之一的受害者,就連有的聖僧都有錯誤坐姿所引起的背痛問題。正確坐姿在佛教甚少討論但不可忽略。我是經過一段漫長痛苦的時間才發現錯誤所在。那時肩胛骨壓著下面的筋,真是痛入心肺,欲哭無淚! 吃藥、針灸、按摩等,只不過冶標不治本! 那時說出來才知道,原來不只是我一人!
7. 要是能早看到老師您這篇文章就好了。

……云云

其間,大家所提到的「靜坐後遺症」大致可以歸納如下:
1. 體態扭曲變形-脖子或頭部歪斜、兩肩高低、骨盆高低、長短腳、足痿…等。
2. 膝關節退化-變形、磨損、疼痛難行、坐立不安…等。
3. 椎間盤長骨刺-腳、腰、背、肩、頸部酸麻疼痛、失眠、昏沈、疲勞無力…等。
4. 心肺受壓迫-呼吸不順、胸悶、頭暈、目眩…等。
5. 腸胃不順-胃食道逆流、脹氣、打嗝、放屁、便秘…等。

為了修習禪定竟有那麼多法友深受靜坐之苦,一時之間讓人百感交集!其中有幾位禪友都不約而同地詢問「跪坐禪修」是否可行?我的答覆是:「跪坐雖非跏趺坐,但跪坐(跨鶴坐)比起單盤來要好太多了!至少它不會扭曲脊椎和傷害身體。」

然而,很多禪友還是不能適應跪坐的姿勢(入靜較遲緩也是其中一個因素),因此只好繼續沿襲舊習,刻意忽略其對人體所造成的傷害,仍以單、雙盤堅持禪修!

今天承蒙高菩提法師扒梳筆者FB舊文〈請禪師們正視跏趺坐〉中的留言,在我當時引述的「緬式坐姿相片(見附圖,似為天人坐)」下作了補充說明:「緬式坐法應是指散盤,類似單盤那樣的坐姿,但雙腿不交疊,採一前一後的樣子,哪隻腳在前在後都不要緊,重點是一隻腳不要壓住一隻腳。 小尼遇到的禪師,都建議這麼坐,避免血液循環不良,造成腿麻的現象。」事實上,不只緬甸婦女這麼坐,當筆者拜訪斯里蘭卡、泰國等僧團時,親見當地婦女也都採取這種坐姿;這種坐姿也不限於女眾的日常生活,即使是男眾也一樣。這種坐姿雖非「跏趺坐」,但運用於禪修遠比單盤或勉強雙盤要來得「健康」、「安全」多了!

今逢2018清明節假期,或許熱愛禪修的法友們也可以利用假期試試看。當然對華人而言,剛開始掌握不到要領,可能會覺得渾身不適,很快就興趣缺缺了。但最好不要輕易放棄,應該靜下心來,參考照片中間那兩位女士,逐一調整自己左右腳彎曲的角度,以逐步微調的方式來尋找並測試身體的重心,讓中軸線垂直於地面,就能感受到天人坐的安穩與舒適。如果肩膀或腰部稍有歪斜,就容易疲累。總之,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安穩舒適的天人坐也是需要好好練習的。在此也謝謝高菩提法師再度啟動了這種坐姿的契機,希望禪友們因此因緣而能健康、舒適地入座。

(2)情緒上的障礙
1. 某畫家在練習瑜伽時,身體引發了龐大的能量,甚至產生了劇烈的震顫,緊接著是一連串的幻覺,帶來不由自主的焦慮、混亂、迷惑和頭痛,就在恍惚狀態下,彷彿通靈一般,她完成了一系列連自己都莫名其妙的奇怪畫作。這情況有點類似英國通靈人馬修曼寧的遭遇,他一直飽受幻聽所苦,直到他順從能量的驅使而採取自發性的書寫和繪畫之後,整個情緒的波動才逐漸平穩下來,進而能在很短的時間之內,畫出唯妙唯肖的作品而且具有已故畫壇大師的風格。
2. 某宗教信徒精勤修習內觀禪,每天靜坐約4小時。有一次在靜坐中突然失去空間方向感和自我的存在感,因而心生恐懼。接著,一股激烈的疼痛由左腳大拇指傳向大腿,灼痛會陰並牽動骨盤擴及腰部,身體似乎被嚴重地扭曲著。她明顯地聽到腹部傳出吶喊的聲音:「我要救度有情眾生!」接著,好像是一股寒冰雪水從頭頂澆灌下來,流洩、奔騰經過肩膀和雙臂衝向胸前聚集。這時,好像回應剛才的吶喊似地,耳邊又出現了另一段對話的聲音:「未能自度,如何度人?」整個過程大約持續了二十分鐘左右。這股能量嚴重地干擾了她的睡眠,也誘發了本來就沮喪的情緒。後來她又去參加一個密集的內觀禪修班,在長時間的連續靜坐後,她感覺有一股巨大的能量在體內衝撞,接著從會陰爆發出一道噴泉似的光束,衝向百會,體內似乎也因此出現了一個中空的管道。為了解除內心的迷惑,於是她轉而求助於西藏的觀想密法,企圖平衡這一股失衡的龐大能量。這次,當她靜坐時,腦內開始出現嗡嗡的聲音,喉頭有時也會產生痙攣現象,身體跟著會有一些自發性的動作,這一股能量的驅動還是讓人難以駕馭。她感慨地說:「沒想到禪修之路原來這麼艱困難行!」
3. 有一名中年人,練氣功練到最後,總以為腳部有蟲子在咬他。心理上也常疑神疑鬼地認為自己體內已長出腫瘤,到處求醫卻找不出解決的頭緒來。
4. 某位演藝人員自小就飽受心靈的創傷,也有一些情緒衝動、敏感和混亂的問題存在。她採取嚴格的素食再加上定期斷食,企圖以節制飲食的方式來調伏情緒的波濤。後來又聽人家說練習靜坐可以安定情緒,於是自己就以土法煉鋼的方式練習靜坐調息,結果不但沒有得到心靈的平靜,反而因為重度焦慮和不由自主的恍惚行為,引發了類似精神分裂的現象。後來經由指導才知道,原來她自己所採行的調息方式錯誤,不但沒有為她內在的壓力找到宣洩的出口,反而因為岔氣產生了閉鎖效應,累積了更多的情緒壓力,到了幾近崩潰的邊緣。這個藝人後來學習適合自己特質的瑜伽靜坐調息方法,讓多年來所累積的情緒壓力全部釋放出來之後,所有被扭曲的身心官能症狀才一一消失,開始享有比較平靜的靜坐。
5. 一位女性靈媒在閉關靜坐時,發現自己的體溫(尤其是掌心的部位)竟然高達40°C,然後開始進入恍惚的通靈(或附身)狀態,開始接收大量外來的訊息,甚至告訴她一些有關吉凶禍福的朕兆,事後證明有一部分訊息果然和接著所發生的事件一模一樣。然而,附身的通靈能力,或者說指導靈的頻頻出現,似乎也給她的婚姻生活帶來很大的干擾,尤其是不期而然地出現在她正與先生做愛時。由於她一直熱衷於靈異現象所施展出來的力量,並未很重視這些家庭問題的改善,後來由於先生的外遇,加上自己的情緒低落,最後終以離婚收場。
最後由 slake 於 2019-07-06, 11:29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頭像
slake
文章: 383
註冊時間: 2004-09-20, 08:00

Re: 禪修風險

文章 slake » 2019-02-09, 08:09

(3)意識上的迷惑
1. 某個婦人在第一次靜坐時,立刻就感應到一股外在的靈力降臨到她的頭部,接下來不久就陷入了昏厥狀態,醒來時卻又若無其事。這樣的情況在她練習靜坐的過程中經常重複地發生,也深深地困擾著她。直到有一天,她的耳朵開始聽到「天樂」,接著腦內傳來奇特的聲音告訴她:「時候快到了!」。然後,她的身體從腳趾、小腿、大腿,一直到背脊,吋吋疼痛酸麻,被一波又一波的高能量衝激著,頭部也緊繃得幾乎喘不過氣來,全身則忽冷忽熱,扭曲地抖動。經過三年痛苦的煎熬之後,她認為自己已經通過了人考、天考、魔考,正式成為某某神明或菩薩的代言人,開始開壇渡眾,斬妖除魔、消災解厄,以至高無上的威權方式,要求周遭的信徒要毫無懷疑地順從她的神威。
2. 一位教瑜伽的女老師在勤練各種瑜伽體位的過程中,突然不由自主地打出各種手印,同時聽到自己的頭部發出印度傳統中最神聖的梵音「嗡(om)」,然後是一陣刺痛感襲來,接著就出現一片光明並洋溢著無限的喜悅。一股充沛的能量似乎沿著任、督兩脈持續地循環著。這個現象陸陸續續地發生,有時也會出現在靜坐或平躺放鬆時。由於長年的涉獵、修習瑜伽,她知道這可能是拙火發動的現象,因此她並未感到恐懼或緊張,只是讓它以順其自然的方式去推動。但是,這一股強大的能量之流卻長期地干擾著她的睡眠,也讓她的日常生活和工作顯得雜亂無章。在飽受困擾長達好幾個月後,她放棄了被動隨順的心態,改以積極的態度來觀察這一切身心變化的過程和現象,並熱切地加以調適。漸漸地,她終於學會了如何駕馭這一股強大的能量,也穩住了生活和工作上的衝突。這些良性的發展讓她覺得自己正邁向更高的自我,也體會了「與梵(大)我合一」的感覺。從此,對眾生充滿更多的慈愛,而自己內心的和諧與歡悅也與日俱增,她認為自己已經體證了萬物生生不息的生命源流。
3. 某位靈療師長期靜坐修練,每當她以舌頭抵住上顎時,就彷彿接通了全身經絡的電能似地,一波又一波類似性高潮的愉悅衝動就蕩漾著全身。然後,她的身心好像逐漸整合成一體,完全被包裹在一個由能量的光芒所交織而成的蠶繭裡頭。自己的心臟好像化作一顆龐大的「水晶球」,透過身上每一個毛細孔與光網的接觸,她彷彿能與宇宙間各種境界的生靈進行溝通,進而探求更高的自我。她在幫助病患進行靈療時,似乎能夠直接從病人身上讀取他們的情緒障礙,也能直接偵測到身體疼痛或能量失衡的部位,甚至在她的眉心處也會立即出現屏幕,顯現當事者相關於前世今生的鮮明影像。她愈是精進靜坐修練,這些特異功能的力量就愈強大,滿足她以靈療救度眾生的願望。她認為這就是自己這一生的使命,也是修練的極致,目前並無任何追求更高境界的想法。
4. 某禪修者正在靜坐時,忽然發現自己跑出了軀體,內心非常害怕,一緊張之下,看到自己又被吸進了身體裡面。後來經過說明,才知道這就是所謂的「出體經驗(OOBE:out of body experience)」。後來又再度發生同樣的狀況,但這一次因為心理不再害怕了,所以就試著在室內自由移動,並觀察自己正在靜坐狀態下的身軀。雖然他發現,只要稍微搖動一下手臂就能夠迅速地牽引自己回到體內,但是,他還是很迷惑,因為這些出體經驗畢竟都不是由他自己所主控的。為什麼會出體?什麼時候會出體?如何出體?出體後何去何從?雖然經過長期的思索,自己依然莫名其妙。後來,連在日常生活中都會不由自主地發生出體現象,甚至嚴重地干擾了業務的執行。他的情緒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覺得自己好像就要發瘋一般。於是他去參加一期深度靜坐冥想的課程,隨著密集的練習,一股強大的能量從會陰沿著脊椎向上竄升,進入頭部時,迸出各種顏色的燦爛光輝,突破了顱內的空間限制而從眉心上方的空洞入口處湧入了一股螺旋狀的氣流,然後在面前直接展現出無邊無際空間中的平靜與祥和。這一次,他堅信自己已經真的開悟了!只有專注於那無邊無際的空間時,才能真正體驗宇宙虛空的實相。後來,他的開悟也得到某禪師的印證和認可。幾年後,他卻始終無法再達到自己所謂的「開悟狀態」,於是轉而追隨瑜伽名師學習。經過一番開示之後,反觀自己雖然習禪多年,但自我的執著依舊根深蒂固,並沒有一點鬆脫的跡象,這才終於瞭解了自己的出體經驗根本還談不上真正的開悟。

頭像
建山明
文章: 1076
註冊時間: 2005-04-15, 08:00

文章 建山明 » 2019-02-14, 21:12

slake 寫:
2018-11-22, 13:26
……
禪修者如果不瞭解這段經文,不妨親自前往陶窯親自練習一下手拉胚的作業,用自己的手或腳來轉動旋盤(轆轤),DIY並實際體驗一下「作一個長轉」和「作一個短轉」的力道時,是不是要由自己的手腳控制或調整施力的大小?那麼,依據經文這樣明確的教導,禪者的「入、出、息、長、短」是否也要由禪者清清楚楚地自行調整?這樣的呼吸還能說是「自然呼吸」或「長短不重要」嗎?

圖示:手拉胚的旋轉轆轤,無論作一個長轉或短轉,陶師心裡都清清楚楚。
images (1).jpg
對于呼吸刻意主動地調整,一,作長呼吸。二,作短呼吸。我個人的實練體會是,這第一、第二步,將打坐起始的比較躁動的狀態趨于比較平靜的狀態,有一種清楚的 “路徑感” “水到渠成感”。體會得很清楚 ! !

這個趨于,不需加一個 “要趨于” 的意圖。只要按方法這樣去練,第一步只管練第一步,“方法” 本身已包含了 “作用”,而這 “作用” 到了 “時候”,進入下一步。……

而以前,曾按 “自然呼吸,吸氣如果長、知長,如果短、知短,呼氣如果長、知長,如果短、知短” 這樣練。練是這樣練了,但這樣練是 “什麽作用”?我個人體會不出來。

頭像
slake
文章: 383
註冊時間: 2004-09-20, 08:00

Re: 禪修風險

文章 slake » 2019-02-16, 19:00

建山明法友好!話雖如此,但接下來「長呼吸」為何會變成「短呼吸」呢?這又頗耐人尋味了!

頭像
建山明
文章: 1076
註冊時間: 2005-04-15, 08:00

文章 建山明 » 2019-02-18, 16:50

slake 寫:
2019-02-16, 19:00
建山明法友好!話雖如此,但接下來「長呼吸」為何會變成「短呼吸」呢?這又頗耐人尋味了!
slake 老师好!

刻意地作長呼吸,即主動地将每次吸气、每次呼气拉長,這樣練有其 “作用”;練到一個 “程度”,——繼續作長呼吸會感觉
勉強、不舒服,于是 “順其自然” 地 “捨去” 長呼吸 (也即捨去這個勉強、不舒服),進入第二步。

第二步,刻意地作短呼吸,即主動地将每次吸气、每次呼气縮短,……;從第二步,也是如此 “捨去” 而進入第三步。……

這是我個人的實練體驗。
最後由 建山明 於 2019-06-22, 13:15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頭像
建山明
文章: 1076
註冊時間: 2005-04-15, 08:00

文章 建山明 » 2019-02-18, 16:58

這樣練,我體會到一種清楚的 “路徑感”,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我體會到經文教導的 “方法” 和 “方法的作用”。

(若有人對經文作不一樣的理解,那是另一個話題。)

這不是「長呼吸」練着練着、然後 “自然” 會变成「短呼吸」。若「長呼吸」練着練着、然後任 “其自然” 变成什麽,還是會变成有長有短的 “自然呼吸”。 :lol:
最後由 建山明 於 2019-06-22, 13:43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頭像
slake
文章: 383
註冊時間: 2004-09-20, 08:00

Re: 禪修風險

文章 slake » 2019-02-22, 15:27

建山明法友精神可嘉!可以說是很認真地依照經文修練,但練到覺得勉強、不舒服才轉換成短呼吸,短呼吸之後再轉入第三步驟,這是你個人實際的修習經驗-產生路徑感,這當然是真實的描述,但是否合乎經文的原意?則因經文未提及而不可知。盼能大膽假設,小心求證,注意自己身心的微細反應,避免禪修風險的發生。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