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阿迦曼傳》及《尊者阿迦曼的禪修》簡介

討論內容無限制,但嚴禁任何辱罵言詞及商業性廣告!
頭像
slake
文章: 296
註冊時間: 2004-09-20, 08:00

Re: 《尊者阿迦曼傳》及《尊者阿迦曼的禪修》簡介

文章 slake » 2018-06-10, 08:25

摘錄《尊者阿迦曼的禪修》
1.02尊者阿迦曼所界定的經行禪修方向
在決定設立經行禪修步道的方向上,尊者阿迦曼決定要考究佛陀時代的聖道傳統。他發現原來他們早有一個標準方法在修習著,所以從那時起他總是遵守著那個方法。至於行者是否要穿著僧袍(外衣),他說在經行禪修時,行者可以穿也可以不穿著僧袍,要視環境適合和恰當與否而定。

至於行者設置經行步道的方向、經行的方法、穿著僧袍與否?或者是當行者站在經行步道的終點沈思,準備開始經行之前,行者該做些什麼;所有這些事情,尊者阿迦曼都予以查究並發現,聖道傳統的修習竟然都是那麼地精微奧妙,從那時起,他就規定自己以同樣的方式去修習。例如,在經行禪修上,他教導行者必須順著太陽全天移動中心線的平行方向經行,或者是在東北─西南,經過東西向,到東南─西北的兩個界限之間經行。他說太陽移動的中線是最好的方位,其次是這條線的兩個偏界內。就這兩個界限之外,或在南北線上經行而言,從來沒有看過他這麼做。除了看到他自己所做所為之外,事實上,我聽他說過行者不可在這些方位上經行。但我已經完全忘了為何如此。

附記:尊者有關「東西向經行步道」的教導,曾經引起其他禪修人士的非議。於公元2004年間,筆者曾以地球磁力線(沿南北向流動變遷),在日常生活中似乎無感,但可能會干擾寧靜的心境。後來看到神經學期刊的研究報告(附錄研究摘要如下),似乎言之成理,提供大家參考。

附錄:研究報告
期刊:Clin Neurophysiol. (臨床神經生理學) 2004 May;115(5):1195-201.
主題:Effect of low-frequency magnetic fields on brain electrical activity in human subjects.(低頻磁場對人體腦電活動的影響)
研究人員:Marino AA1, Nilsen E, Chesson AL Jr, Frilot C.

目的:使用腦電圖(EEG)的非線性定量分析來測量正常受試者對低強度低頻磁場的反應率。

方法:對8名受試者進行一系列試驗,每次試驗包括應用MF(1G,60Hz)2s,接著5s的空場期,並且使用相位—空間方法統計分析腦電圖EEG,以評估受試者(的腦部神經活動)是否能偵測到MF。

結果:每個受試者在MF刺激期間,腦電波(EEG)都表現出統計學上顯著的改變。在兩種截然不同實驗狀態下(每2秒磁塲刺激後,暫停5秒)測量信號所作的記錄中,正如其百分比的確定性和重現率增加所證明的,在在都證明MF已經被(人腦)偵測到。

結論:研究組表現出100%(對低頻磁塲的)的反應率證明:「能夠偵測低強度、低頻率MFs的能力是人類神經系統的共同特性。」

贈書流通處: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 ... 7711057753

圖片說明:腦電波變化的示意圖
czo2NDoiM05CUUo1WERvZ3hqZm1kN2QrQklDQ01mZ1o3cFdNMFhHK1F5a3lXeTdVWXUrUkQ4UVlQUzltUTdyUDlidjdaeiI7.jpg
czo2NDoiM05CUUo1WERvZ3hqZm1kN2QrQklDQ01mZ1o3cFdNMFhHK1F5a3lXeTdVWXUrUkQ4UVlQUzltUTdyUDlidjdaeiI7.jpg (43.03 KiB) 已瀏覽 469 次

頭像
slake
文章: 296
註冊時間: 2004-09-20, 08:00

Re: 《尊者阿迦曼傳》及《尊者阿迦曼的禪修》簡介

文章 slake » 2018-06-13, 15:51

摘錄《尊者阿迦曼的禪修》

1.03經行禪修的方法(1)
來回走動的修習叫做「經行禪修」。經行不要太快也不要太慢,要以和諧、端莊的方式來走,那與當年在佛陀座下修習經行而奮力求證法義的比丘傳統是一致的。這是從靜坐禪修─坐姿變換的一種方法。進一步的變換可以改為站立,稱之為「立定禪修」,最後,更進一步的變換可以改為躺下,稱之為「獅子臥禪修」,亦即當躺下如獅子臥的姿勢時,仍下定決心練習禪修。不論是運用那一種方法,奮力去修習道跡,根本的目的和用意同樣都是要清除和洗淨煩惱,而且都使用同樣的方法,不需要更換工具─那就是法義─適合個人特質,行者一直用以執行這項職責的。

經行禪修之前,行者必須決定要行走的距離長短,還有從那裡到那裡。然後行者可以先清掃並整理步道,如你所需要的弄好它,以便於經行。

經行禪修開始時,行者須先走到該處或舖設好的步道的一端,然後雙手合十,虔誠地舉高到前額。接著行者應該憶念三寶的美好功德─佛、法、僧─行者所皈依的─堅固地深植於內心的皈依。接下來,行者應該憶念父母、戒師、老師和其他值得感恩者的功德。接著,行者必須省思,這即將修習的經行禪修,其目的何在?行者應該如何以果斷的決心來達到目的?這之後,行者就把雙手放下到小腹下面,右手掌交叉放在左手背上─就像描述思惟狀態下的佛像一樣─接著行者必須增上四梵住,做了這些之後,行者就把眼睛垂下成謙和狀態,提起正念警覺著心意和那通常做為 初步禪修時用來控制心意的法義;或者是別的,行者曾經在其它狀態下(例如靜坐)所查究的各種法義。

然後,行者就開始在經行步道的兩端之間來回經行著。用自制的方式走路,並全程念住初步的法義或是所要查究的事物,不要讓心意從這現前正在進行的工作中溜走。行者不可以擺動雙臂走路,也不可以雙手放在背後或交疊在胸前而行,經行時也不可以東張西望─那就是缺乏自制的方式。

當立定而把注意力專注於思惟或查究那個法義時,並不需要佔用經行步道的某一個特別的位置,行者可以在任何一個地點上,依自己的意願停留久暫的時段。那端視情況而決定是否停止或繼續經行,因為,所思惟的那個法義可能很深奧或淺顯,很粗略或很精微,千差萬別,行者必須以任何必要的方法自在地去修習,直到把它弄清楚、明白為止,然後即可繼續經行如前。有時,也有可能超過一個小時,才能把它弄清楚而繼續再經行。

當經行而把注意力保持在遍作業處或查究法義時,行者不要計數他的腳步─除非行者以他的經行過程做為修習的助緣對象,在此情況下,如果有幫助的話,行者可予計數步伐。

不管行者用什麼方式修習,最重要的是念住要持續地現前,伴隨著那種修習。行者所正在做的任何一件事中,如果缺乏念住,那個工作就不能被認為是在正道上奮鬥。行者修習時,對於念住的高度興趣要如同對他正使用著的遍作業處一般。如果念住消失了,雖然行者仍可習慣性地進行著遍作業處禪修,但是行者想要產生的心意平靜,就不會如其所願地生起。

經行禪修的時間長短,必須由行者來自行決定,而在正道上的奮鬥則可以由四威儀─行、住、坐、臥中的任何一種來實踐,行者可能會發現它們之中的某一種最適合個人的特質,因為不同的人們有著不同的特質。交替運用這四威儀,不僅是為了克服煩惱,也是讓行者能夠變換姿勢。因為身×心複合成為有用的工具,行者必須看護它。其中之一就是時而變換它的姿勢,讓它保持適用狀態來用功。因為,如果行者不在各種威儀來看護它的話,這個身×心的複合物可能變成主人的仇敵─換言之,它一直變換各種姿勢,直到最後,行者都無法達到用功所期望的目的。

頭陀行比丘把經行禪修的修習視為天職,它真的是他生命中的一個基本的部份,通常他每次都會經行一個小時或更久一點。早上用餐後,他就會開始經行禪修,而在十一或十二點左右結束,然後他會稍微休息一下。下午一到二點之間,他會再度開始經行禪修,一直持續到打掃住處附近地面的時間到了為止,然後洗個澡。這之後,他會再度開始經行,冬天時一直到晚上七或八點為止,但在其它季節裡,他會持續到晚上十或十一點為止。然後他會回到住處去修習三摩地(定)禪修。

這是典型的,但不論怎麼樣,他們一定是長期地經行禪修和靜坐禪修,並持續地保持這例行的功課。不管他們住在那,不論什麼環境和季節,他們持續地保持精進修習,不讓它退墮。因為讓它退墮就會讓他們懦弱,而讓煩惱瀰漫地激起困惑,同時也引起他們內心的許多紛擾;相反的,在所有情況下,他們都持續地試著去切碎煩惱。經由這種方式的修習,他們見到努力所產生的一些成果;隨著他們繼續的努力,他們一路看到穩定地產生的成果。

在起初的階段裡,當煩惱的影響力仍然非常強烈的時候,那真的很困難,行者很可能會被它們抓住而屈服了,於是莫明其妙地躺下來睡覺。當行者意識到自己之前,煩惱已經把行者的內涵啃噬一空,直到漲飽為止。然後它們可以繼續飛越各大洲,漫遊全世界,直到行者從昏睡中醒來,才自怨自艾地抱怨著自己被逮走了,又睡了一下。「從現在起,我決定要盡我所能地更加精進,至於今天嘛,都是昏沈和懈怠讓我出錯。」實際上,那正是他的煩惱讓他出錯,而下次,他還是不會去看它們長得像什麼樣子,再度被抓走了。然而他並不害怕它們!那雖不愉快而傷心,但他並 不害怕它們!這就是煩惱如何擊敗他並鞭打他。

那些練習禪修的人,都曾經被煩惱折磨、洗鍊過許許多多次,而抱怨著煩惱依然太聰明了,讓他們仍然不能追趕得上它們。正是這樣,它必然如此,因為長劫以來,遍及全世界,它們一直就是人類和動物的老師。

一開始,當行者試著要去修習時,煩惱就生氣了,並設法強迫行者走入歧途。它們設法讓行者懶散,讓行者覺得這裡痛,那裡也痛,讓行者覺得想睡且昏沈,又讓行者沒事找事做,帶來一大堆的麻煩,因此行者就沒什麼時間好禪修了;或者心意就因此紛擾不休,而行者也就無法禪修了。然後它們讓行者認為自己的功德太少,天生的稟賦不足所以無法修習太多,也無法靜坐禪修片刻,它們讓行者猜想著:「如果我花太多時間去閉著眼晴禪修,是否會給我帶來許多麻煩和困苦?我將會趕不上世界的潮流;我將入不敷出。」好像,在他尚未修習任何禪修之前,他擁有百萬金錢,而如果他想要開始修習任何禪修的話,只此一事就會吞沒他所有的財富似的。如果他真的開始做些禪修的話,是否比巨人更大嘴巴、大肚子的煩惱就會吞沒許多呢?當他被煩惱驅使著去想這麼多的時候,他就會覺得焦躁易怒,痛楚,酸痛,到處僵硬。最後他向它們屈服,讓它們帶著他往荒誕放蕩的方向前去,他認為那裡沒有兇猛的巨人、惡魔或魔王。但是當他回頭查看這一來袋子多了多少錢的時候,才知道已經囊空如洗。他不知道何方神聖拿走它了。他無可抱怨,因為他還不知道是那個竊賊來偷走它的,因為口袋貼緊在他身上,他並未粗心大意,他也沒有把它留在任何地方好讓小偷拿去;它就是已經囊空如洗了,一如往常,根本莫明其所以然。下次他將會再試,仍將再度囊空如洗卻抓不到竊賊。這就是煩惱的行徑;它們行事手法高超,好讓任何人都難以抓住它們,即使是頭陀行比丘,他們並沒有什麼有價值的財產,仍然會被他們搶奪─因為它們會偷走三摩地之心,直到他們空無三摩地與毘婆舍那(內觀的智慧)。他們已經經歷過這些,所以他們迅速地警告佛門同修和信眾,當他們初步開始對佛教的教導和修習感興趣,而且正追尋著戒律、法義和三摩地禪修時,要特別注意他們自己。耽憂煩惱會當著他們眼前,把法寶偷走或扒掉了,因此他們就不再與法義接觸了,再也沒有機會親近法義了─就如同過去這些比丘所曾經發生的。但是如果他們曾經被預先警告的話,他們可能會小心地注意自己,不會無助地失掉自己所有有價值的東西。由於並沒有任何警訊提示他們說─煩惱正在蒐集他們所有的寶物,並著手銷毀它們;所以他們完全地失掉了一切。

那些開始訓練他們自己的人,必須自行決定經行禪修的時間。當虛偽的大群煩惱潛爬進來偷竊他們的財產時,他們也必須決定要經行得更久,好讓他們仍能留下一些禪修,當經行禪修時,行者必須設定念住的遍作業處字言(或對象)以便它們融合成一體,支持行者精進的念住,讓心意堅定地固定於遍作業處的業處。遍作業處字言可是,例如「佛陀」,以便行者在來回行走時,全程讓心意知道並堅定地固定在「佛陀」上。當我們談到那種奮鬥時,它意謂著在其間沒有任何中斷或停止,即使行者仍想著他正在奮力修習,也會中斷;而成果乃是一種寧靜和安詳的狀態,在達到這狀態之前,必須心意不要忘了它自己,而捲入它所執著的一些情緒性的結縛狀況之中。在那時,或其它任何達到這狀態之時,禪修的行者必當浸潤於心意的快樂之中。

但是在做任何訓練之前,你必須瞭解並接受下列的事實。佛陀和所有的這些老師,都以慈心來教導真正的方法,去幫助人們,絕不教導不真實或虛偽的方法而浪費人們的時間,那肯定是無效的。在他們證得法義之前,就用此來教導別人,他必然會自行陷入並捲進困苦和折磨之中,在我們目前的訓練之前就早已發生了。因此我們對他們不必懷疑,也不要認為他們早已「清淨」而只等著出來教導,不需要事先投入任何艱苦和精進。佛陀的投入乃是失去意識而昏倒三次;而他的聲聞弟子,有些經行到腳掌流血,也有眼盲,種種艱辛。但是,結果他們獲得內心的庇護,那是至高的、無上的、至寶的、至尊的、最奇妙的,超越世間一切事物的;這就是他們所失掉而獲得的報酬和成果。那是由於他們熱切而勇猛的精進,才能夠超越世間,完全地解脫於危險和痛苦,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們甘心捨棄並放下那些世間最珍愛的東西。如果他們依然愚痴,並以焦慮憂苦的心態,嫉妒地記掛著他們的財產,那麼他們一定還沈浸在痛苦裡,並在三有界內的泥沼中掙扎著,一如我們其餘的人。那麼世間就沒有人在不同的境界裡了,我們在那裡可以找到一個可以追隨他的,奮鬥的楷模呢?我們要用什麼方法,才能從那些不可愛,卻又充斥在人人身上的事物中獲得解脫呢?現在我們就要訓練自己去考量和檢查我們本身,當我們還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所能做到的。當我們到了一種兩難的情況,既沒路可退出去,又沒路可爬向解脫,躺在火葬的柴堆裡,或火葬場的爐灶內,那已不可能再開始去做功德、佈施、持戒並禪修了。留下的除了燃燒的焰火之外就沒有什麼了,身體已經變成灰燼和碳渣了,所有曾經看過這類事情發生的人,一定會讓我們感到悲哀,也一定會讓我們留下永久的印象。

經行禪修和靜坐禪修都是解析和追尋─自己身心真相和本質的方法。這是非常重要的工作,成果是遠超過行者的期望,遠比其他任何所能做的工作更偉大。所以行者不要讓煩惱、渴愛和無明所玩弄,並欺騙行者走入邪見,認為那工作只是騙人的詭計,只會帶來損失和毀滅而全然沒有什麼好結果。實際上煩惱本身才是如此作為─如果被它們的詭計和技倆所欺瞞,它們就會永遠帶著人們和其他眾生走向破壞和毀滅,直到他們不再思索自身為止。藉著禪定來解析心意,意謂著把自己解析為─構成本身的各個部份。以便於找出那個部份是真實的,那個部份是虛偽的;那個部份導致痛苦,那個部份導向安樂;那個部份帶入地獄,那個部份升上天堂;還有那個部份引導行者走向涅槃─痛苦最後的和完全的結束。

這些重要的事情,都是我們每一個人必須要去面對的,它們並不是佛陀或是聲聞僧的事業,也不是佛教的事業,需要去廣告它們以招攬人們來相信並對它們產生信心,所以他們必須要憂慮和關心它們可能產生的結果。因為佛、法、僧三寶永遠都是完美的,其中的任何一小部份,都不是任何人或任何事物所能予以萎縮或損壞的。這個任務延續到我們每個人面前,我們必須要面對眼前這重要的任務。我們每一個人都必須盡其所能地,運用最大的念住、力量和才能,去尋找出避免、閃躲、逃離煩惱的方法來,以便我們能夠一點一滴地從煩惱中解脫出來。我們不應該只是閒散地坐著或躺著,等待著這一切可怕的事情,一點也不加以思量─就好像我們是豬仔,正等待著被宰殺和剁碎的日子一樣,這時還滿足地嗅聞著米糠和麩皮。因為他們只想著嘴巴和胃,而不再想其它的事了。但是人類和動物有著很大的差別,牠們不能作理性和反省的思考。所以我們萬勿放縱自己,而讓自己的身心墮入畜牲的行徑。動物的心意並不知道有恆久價值的事物─適合牠們的就只有大蒜和洋蔥了。

在前面的撰述中,我的用意並不是要藉著我所解說的法義,來責備和批評那些善良和明理的人。而是要幫助他們去促進心意、身行和語業的開發,它們已經被這些污穢可惡的事情,丟棄到泥沼裡頭去了,煩惱已經篡奪了它們,並把它們轉變成自用─因此成了主宰的屠夫,剁碎它們做為食物,成了煩惱的各種美味,同時也要在這些人的心中生起念住和智慧,好讓他們能夠知道,自己當前狀態下的本性是什麼。因此試著用這些方法,它應該足以若干程度地幫助他們,脫離這些危險的事物,因此他們才能正當地被稱為佛教徒。幫助他們去瞭解自己當前狀態的一個好方法,就是在禪定中訓練他們自己,因為用這個方法,他們將會比其它任何方法,更容易瞭解自己的狀態。因這個工作發生在自己內在,在自己裡面起作用,而他們對於世間,對於人們和眾生的想法,都直接地發生在他們的內在。對和錯、善和惡、快樂或不滿意,統統都在他們的內在,因此他們愈是思考這些事情,他們就愈是瞭解自己。當他們瞭解自己,他們必然也瞭解不如意(苦)乃是他們自己的主要部份。然後日復一日,心意就會變得更清晰、更明白,它的價值也會增加─遠勝於世俗商品變得更昂貴和更有價值。

贈書流通處: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 ... 7711057753

圖片說明:我們在那裡可以找到一個可以追隨他的,奮鬥的楷模呢?我們要用什麼方法,才能從那些不可愛,卻又充斥在人人身上的事物中獲得解脫呢?如果我們不及時採取行動,等到躺在火葬的柴堆裡時,一切就太遲了!
28CB2B59A4A4CB5A441C1AE6DF6B2.jpg
28CB2B59A4A4CB5A441C1AE6DF6B2.jpg (31.97 KiB) 已瀏覽 435 次
最後由 slake 於 2018-06-17, 15:13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頭像
slake
文章: 296
註冊時間: 2004-09-20, 08:00

Re: 《尊者阿迦曼傳》及《尊者阿迦曼的禪修》簡介

文章 slake » 2018-06-17, 15:12

摘錄《尊者阿迦曼的禪修》

1.03經行禪修的方法(2)
任何人如果經常訓練自己去思考和詮釋,那麼他在自己裡面所發現的,將會知道如何去閃避痛苦。他將不再像過去那樣,一直忙於蒐集和累積痛苦,由於在他自己的內在看到痛苦的危險,當他持續地看著它,他就會有辦法一次又一次地閃避這個危險。總有一天,他會日益穩定地從痛苦中得到解脫。

在見到痛苦方面,每一次它在他身上生起時,他將在自己的內在看到它;同樣地,在克服痛苦方面,他將會知道怎樣藉著禪定、念住和智慧的力量在他自己身上去克服它。至於關係到生死的痛苦,他來世會成為什麼樣,總有許多的可能性是他必須去面對的,他卻不耽憂和牽掛。因為它們一切的本質都匯集在他對五蘊經驗當中,當下就在眼前,為此心所攝受和明瞭,而此心也正在訓練和修正它自己。但是當他活著的時候,他的內心將會是安詳而寧靜的,因為他的內在有法義的真義和德行;而當他死的時候,他將享有快樂的狀態(善逝)。這是修習禪定和經行禪修的結果 。它可以令那些修習者變得愉悅而勇敢,超過任何人一般的期望,所以為了自己,我們應當要修習它。我們切莫粗心大意或漠不關心它,那將會變得比我們所預料的更危險。

當經行禪修時,在固定心意和設定念住方面,行者必須要適當為之,務必要有追尋美德的意願和目的。因為追尋美德的經行禪修才是正確途徑,那一切就無可嫌責,全世界最有智慧的聖賢們都讚許它。行者必須繼續試著用這方法,去讓自己的心意變得平靜,直到成功為止,但行者切勿只是動作式的行走而已。那麼行者就會看到屬於自己的卓越和奇蹟。這就是心意,它一直被這些沒有價值的廢物所覆蓋和包裹著,讓人對心意失去了興趣,要相信人心一旦被這些廢物包裹著,那麼他也不會比包裹著它的廢物還來的重要。這就驅使我們對這些事情走入愚癡,直到我們忘了為自己設想為止。

但是「真理」和「佛、法、僧」的美譽傳遍三界,無論是他們的因緣或是奇妙的果報,一切都是來自心意,正如我們在前面所說的。換言之已經從這一切沒有價值的廢物中,得到解脫的心意,就叫做佛陀或僧伽,看我們所談論的是誰而定。但是當「人」走了,就只有留下「法」,再沒有其它的了。因為沒有任何留下的東西,可以讓我們能夠區分為「心意」或是「佛陀」的,那都是這些三界中,最高屬性的假設或相對狀況。留下來的就只是我們所謂的「法」,而這個字也是最高的假設。但是為了世間那些希望以法做為皈依的人們,還是有必要保留這些字,做為基本的符號,直到他們已經到達那裡,不再需要去希望任何東西了。我們所稱為「法」和「人」的於是彼此認識了,他再也沒有什麼好懷疑的了,即使過去他從未認識過它,因為「心意」這個字眼,對那個人,乃至對我們自己和全世界任何人來說,都意謂著相同的事情。但是那些讓人們的心意彼此之間有那麼大的不同,在人類社會之中,有那麼令人難以置信和不可思議的變化的就是煩惱。因為人們居住的環境有許多種,其變化更是難以描述,都會與他們相互依存而起作用。於是心意遭受這些事情,就被它們所覆蓋,因而與它們混合,跟它們纏縛在一起,合而為一。心意於是變得完全不同和難以辨認,所以幾乎無法知道,除去一切遮蔽它和完全包裹它,而讓它無法區別的事物之後,心意的真實本性是什麼。同時也讓它無法證知,任何人的心意是從什麼樣的過去生輾轉而來。

那些較其它事情更能遮蔽和包裹心意的事情,我們通稱其為「煩惱」,也就是被所有那些最佳的禪師們所拋棄的垃圾,所以那些致力於清洗和袪除上述那些事物,而能除去它們達若干程度的人,必然能夠得到某個程度的報償─視其已經清除的因緣而定,增益其幸福。如果它們已經被「清洗」而達到純淨的地步,那個人就已經到達了痛苦的盡頭,雖然他仍舊活在需予照料的五蘊之中。這指的就是佛陀和阿羅漢們,他們成了正覺,並證得他們持有和體驗的法義,同時也一併享有解脫的安樂;不分任何時間、地點。唯一的要求仍舊是,把心意的根本敵人─煩惱,逼到盡頭, 完全消滅和除去它們,這就是全部所需要的!由此可知,那就是煩惱,沒有別的,它們阻礙了通往道、果、涅槃的路,也阻止心意去得到解脫,並沒有其它的東西,人或任何東西,有任何能力去阻礙它們。所以在教導法義時,有必要去教導能夠運用法義而把心靜下來的方法,因為心意是所有煩惱聚集的地方。這就是指戒、定、慧的修習,也就是各種有關消除煩惱的法義的主要因素。

經行禪修是消除心裡煩惱的許多方法之一,其它許多方法;例如靜坐禪修等。因此行者必需有興趣用這個方法來訓練自己,並從現在起開始修習,這就像一個人為了生活在世俗所做的工作一樣,它讓人有助於人類社會的心智發展而受到尊敬。但是從事善良而有品德的工作,例如我們已解說的經行禪修,則是同時提升自己內在和外在的工作。這工作也會提升世上的人類和動物,依著比丘或居士的道德力量去傳佈安樂,因此世間就可以隨其因緣的多少而感受到它。例如每一位佛陀都能把清涼安詳的庇蔭傳佈遍及三界,廣闊的程度無人能及。每一位阿羅漢也能夠代替佛陀把安詳廣泛地傳佈到世間,他們的能力比一般人要偉大得多。然而,世上也有善良、高尚的人們,位居權威,其德行的力量是很廣大的,他們做了許多有助於或有利於一般人的事情。人們因此尊敬他們,推崇他們為至尊,就像他們自己的父母─就如同對待雙親一般地敬愛他們。有愈多這樣善良的人們,就代表著這個團體或社會,愈是進步和開發的狀態。

佛教和那些不期望或不想要物質報酬或薪資,而用各種方法教導法義去幫助世間的,就是讓別人內心歡喜的人。他們充滿慈心,就如同住在法義的境界裡,他們忠實地對待那些尊敬他的人們,從不厭煩或覺得他們已有夠多了。人們也一直想念著他們,並以尊敬來讚美他們是光輝的典範。無論他們走到那裡,絕不會傷害這世界,相反的,會去幫助別人,讓每一個人同時心生歡喜,佛教和那些幫助世間的人,前者運用法義,後者使用物質支援,就像具有慈悲心的醫師和護士─總是配藥和照顧他們的病患,他們的生命就仰賴這些藥品和醫生。即使他們的病痊癒了,心中的感激也不會讓他們忘記這樣的仁慈和恩德。這就是德行的力量,它是不分種族、階級或國籍,大家都共同渴望的。

因此德行和佛教都不是老舊和落伍的東西,就像今日有些人所想的那樣,不管事實如何,他們還是想要依靠別人,盼望那些大善人的仁慈和慷慨。因為佛教是成就善人的地方,也是善良和德行的福田,如果一個人不善良而且沒有德行,那他是不可能在世上去教導別人佛教的方法。佛教的基本,最低的、絕對的要求就是人們的善心。然後超越其上,達到聖者之心,他們已經完成了法的純淨和徹底的解脫─例如佛陀─佛教的大師。我們在那裡可以找到其他像這樣慈憫而有能力的人呢?有誰像佛教創立者的心那樣?他提出正法來教導世間,準備去為有情眾生犧牲奉獻呢?一個像這樣,由諸佛和追隨他們的聲聞阿羅漢所給予人們的幫助,所做的一個完全的犧牲奉獻。如果他們不是那些完全純淨和不自私的人,他們絕不會為了世間而犧牲奉獻一切。

這對我而言並不難以接受和完全相信,即使沒有人接受它,我還是準備繼續做個有信心的傻瓜。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已經生到這個世界來,也活得夠久了,很足以知道我們人類的吝嗇和慷慨,自私和寬大─因我們以不同的方式住在同一個世界裡。我們的悲哀與快樂,生活的起起落落,始終以一種密不可分的方式,全都連結在一塊兒,我們是不可能不知道介於彼此和全體之間的事實─我們一定會知道的。那些厭倦自己處境而彼此痛恨的人,會這麼做乃是因為彼此認識。那些彼此相愛,樂於廝守而毫不懷疑地彼此信任的人,會這麼做乃是因為彼此認識。

每一位大師─諸佛所創始的佛教,震撼全世界。因為它生起並鼓舞一切眾生的心意,從他們一直陶醉而生活於重重煩惱的睡夢中,喚醒他們。法輪令他們覺醒,指出聖諦,最神聖和卓越的真理。那麼,一個宣說這些真理的人,怎能不因為他的真實而著名?而當他宣說真理的時候,又具備了什麼樣的特性?如果他不具有流向世間,最高品質的慈悲,那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才能讓讀者滿意。如果佛陀和他的弟子全像我們這樣─如果我們檢視自己內心,除了吝嗇和自私之外就沒什麼了,所以我們難以與人相處─那麼佛教和大師就不會出現,世間也不會有任何因緣去禮敬他們,做為最高的理想了。事實上,世間還是世間,有善人也有惡人,混居在一起,其中不乏智者和聖賢從人類中生起。那是因為受到那些完全不自私的,純淨的心意所影響,他們掛念還有比自己更值得培育的人,因而以佛教的法義來安撫人們。所以世間還是有些善人。不要認為生為人類是件容易的事,而且不容易死亡。有些生命型態裡,誕生很容易而且死亡也很容易;有些則誕生很困難而死亡很容易,就像各地的動物。因為生命全都是藉著各種元素和積蘊而存在。一旦呼吸停止,它們的持續性終止了,這就是指一個人或動物死了,還有什麼好說的呢?我們到那裡可以找到足夠的永恆和安穩,可以讓我們粗心大意,渾然不覺而不去思考或學習,讓自己有個好性向來引導我們走向未來呢?

贈書流通處: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 ... 7711057753

圖片說明:經行時刻的內心寫照—法義的獵犬企圖圍攻煩惱的野狼,到底鹿死誰手呢?
130288e4e3954546992d5986aca11433_th.jpg
130288e4e3954546992d5986aca11433_th.jpg (40.62 KiB) 已瀏覽 405 次

頭像
slake
文章: 296
註冊時間: 2004-09-20, 08:00

Re: 《尊者阿迦曼傳》及《尊者阿迦曼的禪修》簡介

文章 slake » 2018-06-20, 10:49

贈書活動完成

特別為香港法友保留的兩箱存書(各約40本),預訂於下週發送,如有讀者願意隨喜空運費用,請於6/24日前私訊告知。

第13版次《尊者阿迦曼傳》和《尊者阿迦曼的禪修》的贈書,到此已全部發送完畢,謝謝各方人士的發心贊助,讓此贈書得以流通至美國、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香港、澳門及大陸地區,如有讀者想要追思尊者行誼,請把握機緣就近向各流通處索取。

謝謝大家共同完成了一件能讓人天都歡喜的贈書活動!
祝大家吉祥幸福、福慧增上!

後記:贈書已於2018/6/25寄出,感謝五位法友的贊助。

贈書流通處: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 ... 7711057753

頭像
slake
文章: 296
註冊時間: 2004-09-20, 08:00

Re: 《尊者阿迦曼傳》及《尊者阿迦曼的禪修》簡介

文章 slake » 2018-07-19, 07:46

香港書展贈書通知

1. 贈書名稱:《尊者阿迦曼傳》、《尊者阿迦曼的禪修》兩書
2. 贈送數量:各約40本,送完為止。
3. 日期:2018/7/18~2018/7/24
4.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5. 贈送攤位:佛哲書舍(位置:3FCO2)

感謝 香港佛哲書舍與聖悅比丘尼的協助。
歡迎有興趣認識尊者行誼的讀者前往索取。
亦可致電或Whats app +85267357334。
9a052cfd7531f98ea9129dc1353b88752@1200x1200.jpg
9a052cfd7531f98ea9129dc1353b88752@1200x1200.jpg (45.11 KiB) 已瀏覽 167 次

頭像
slake
文章: 296
註冊時間: 2004-09-20, 08:00

Re: 《尊者阿迦曼傳》及《尊者阿迦曼的禪修》簡介

文章 slake » 2018-07-26, 12:01

香港贈書活動通知:
所有贈書已於公告當日全部送完,在此謹向向隅的讀者致歉!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