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頁 (共 1 頁)

印證很多初果的法師的方法問題

發表於 : 2018-07-04, 13:06
正法久住
2016年5月,法增法師到江西寶峰寺去帶了禪修營,回來之後在大陸QQ和微信和日誌發表了他的一些開示內容,下面這一段涉及到證果問題:
比如說喝一口水,你就觀察嘛,因為覺知是你自己的覺知嘛,而這種覺知講出來對人家來說是一種觀念。我喝一口這樣的水下去,你只是從文字來看,你不懂我講的是什麼東西,所以你必須自己喝這口水,你通過覺知這個水是什麼樣的溫度,怎麼樣通過舌頭,通過喉嚨,食管,怎麼樣流動,又感覺到流動了,你就感覺到水裏面的火大了,你感覺到舌頭裏面地大的軟了,你感覺到食管裏面的那個是寬還是窄,你感覺到液體是怎麼樣流下去,是感覺溫溫的,流流流到胃裏去。這不是用文字來理解的,必須你自己要親身做,然後你就會知道,通過這樣的細節,觀察到真相,就是觀察到地水火風,水大的流動和粘結,火大的冷和熱,等等現象,這些必須要這樣做的,你看文字只是一種概念,只是一種理解,它並不是修行,所以自己必須要做。做的話如果你從每個細節這樣觀察,破身見是很快的,幾天的時間就破身見了,很清楚的,只要幾天的時間,佛陀的時代,佛陀講完,那些人就全部破身見了,破身見就是初果,你把身體是我的邪見破除,就是破身見了。
他的這種「把身體是我的邪見破除,就是破身見了」的觀點,一經公開就遭到一些人的反對,因為諸多經典講破了色受想行識五取蘊是我的邪見才是破了身見,於是他把證初果的方法改了,說破了身體是我的邪見之後還要破其它四蘊是我的邪見。看到他最近在網上發的《證悟初果的方法》,署名時間是2003年,有關內容可能改過,但裡面還保留了一句「身見就是色取蘊」,大概是遺漏了沒有改到。在「破色蘊后再破四名蘊」一節里,他講每一個名蘊依賴于色蘊,所以破了色取蘊就自然破了四名蘊。 這個論壇有諸多熟悉經典的善友,對此有什麼看法?

Re: 印證很多初果的法增法師方法

發表於 : 2018-07-04, 13:12
正法久住
下面是他的《證悟初果的方法》中關於破四名蘊的內容:
破色蘊後再破四名蘊
身體的色蘊就是它的四大和三十二種或四十二種四大
所造色,所以叫色蘊。觀三十二身分與四界差別就能破除
對色身的執取。
修經行時腳在地上走是色蘊,修安般念時鼻子對空氣
的觸覺是受蘊,我們會感覺空氣裏面有味道或者有一些煙
的味道,我們通過鼻子的觸覺,能夠分辨空氣。所以我們
就會產生對空氣一種感受。我們的身體也是可以對外界的
風等生起感受,所以這個是受蘊。我們的眼、耳、鼻、
舌、身、意他都會產生感受,就會產生所謂的受蘊。受蘊
它因緣而生的。身體、鼻子、肚子是不會獨自產生這種感
受的。它吸空氣知味道、跟風接觸才會產生感受,所以它
叫受蘊。所以它的根據是身體,破了色蘊,受蘊也跟著被
破了。
想蘊是就會想會分辨。經行時知道腳與地的觸覺,修
安般念時知道空氣的味道,或者聽到什麼聲音會辨別它
們,所以叫想蘊。想蘊也是通過六個根門接觸外頭的色、
聲、香、味、觸、法,所以才會產生想蘊。因此想蘊也是
依靠色蘊而生起,破了色蘊,接下了想蘊也就破了。
行蘊是在經行修定,或是修安般念,這就是行蘊。它
也是依據色身而起的,破了色蘊,接著行蘊也就破了。
識蘊是眼睛看產生眼識,耳朵聽產生耳識等等。所以
叫識蘊。我們分辨五蘊,有覺知的時候,靠這些蘊就一直
覺知境界,識蘊也得依靠色蘊才能運作,色蘊破時,識蘊
也被破解。修觀照可以看到真相,一見到法,人或眾生或
有情的概念就被破解了,它們只是法,見法就得法眼淨,
就是初果。

Re: 印證很多初果的法師的方法問題

發表於 : 2018-07-05, 14:43
名色集则心集
3.剑品
相应部1相应21经/剑经(诸天相应/有偈篇/祇夜)(庄春江译)
  起源于舍卫城。
  在一旁站好后,那位天神在世尊面前说这偈颂:
  「像被剑触击,或头正被燃烧,
   比丘应该正念地游行,以舍断欲贪。」
  「像被剑触击,或头正被燃烧,
   比丘应该正念地游行,以舍断身见。」
汉巴经文比对(庄春江作):
「以舍断有身见」(Sakkāyadi??hippahānāya),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舍弃个己的见解」(To abandon identity view),并引注释书的解说,舍断欲贪可能只是禅定力暂时的结果,而舍断有身见,却是进入最多七生就确定全然解脱(ensuring full liberation in a maximum of seven more lives)的初果(the attainment of stream-entry)。

Re: 印證很多初果的法師的方法問題

發表於 : 2018-07-08, 03:26
正法久住
中部44經/毘陀羅小經(雙小品[5])(莊春江譯)
 「又,聖尼!怎樣有有身見呢?」
  「毘舍佉學友!這裡,未受教導的一般人是不曾見過聖者的,不熟練聖者法的,未受聖者法訓練的;是不曾見過善人的,不熟練善人法的,未受善人法訓練的,認為色是我,或我擁有色,或色在我中,或我在色中;受……(中略)想……(中略)行……(中略)認為識是我,或我擁有識,或識在我中,或我在識中,毘舍佉學友!這樣有有身見。」
  「又,聖尼!怎樣沒有有身見呢?」
  「毘舍佉學友!這裡,已受教導的聖弟子是見過聖者的,熟練聖者法的,善受聖者法訓練的;是見過善人的,熟練善人法的,善受善人法訓練的,不認為色是我,或我擁有色,或色在我中,或我在色中;受……(中略)想……(中略)行……(中略)不認為識是我,或我擁有識,或識在我中,或我在識中,毘舍佉學友!這樣沒有有身見。」

Re: 印證很多初果的法師的方法問題

發表於 : 2018-07-08, 14:13
正法久住
四種無色定中,沒有任何色相,所以禪修者也不會覺得有身體存在,所以自然不會認為身體是我,但是可能認為心是我。佛陀成道前去找的兩位老師都有無色定,但他們卻沒有證果。

所以說斷除了色蘊是我並不必然會斷除四種名蘊是我的邪見。而且佛陀在相應部里還專門講,斷掉色身是我的邪見比較容易,斷掉心識是我的邪見比較難:
相應部12相應61經/未受教導經(因緣相應/因緣篇/修多羅)(莊春江譯)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中略)。
  「比丘們!未受教導的一般人或能在這四大之身上厭、離染、解脫,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這四大之身的成長與衰老;拿起與捨棄被看得見,因此,在那裡,未受教導的一般人或能厭、離染、解脫。
  而,比丘們!對那被這樣稱為心、意、識的,在那裡,未受教導的一般人不能厭、離染、解脫,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長久以來,『這是我的,我是這個,這是我的真我。』被未受教導的一般人所固執、所執為我所有、所執取,因此,在那裡,未受教導的一般人不能厭、離染、解脫。
  比丘們!寧願未受教導的一般人會著手於這四大身為我,而不是這個心,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四大身一年的住立,二年、三年、四年、五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一百年,或更久的住立被看得見,而,比丘們!那被這樣稱為心、意、識的,日以繼夜依一個生起,依另一個被滅。
  比丘們!猶如在山邊樹林漫遊的猴子抓著樹枝,放掉那枝後又抓住另一枝,[再]放掉後又抓住另一枝。同樣的,比丘們!那被這樣稱為心、意、識的,日以繼夜依一個生起,依另一個被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