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該如何有次第的接觸原始佛教?

以原始佛法之中的一個概念、或一個命題開設一個主題進行討論
頭像
wong2013
文章: 67
註冊時間: 2013-01-14, 08:00

文章 wong2013 » 2013-08-11, 17:29

有很多人從來只在乎表面的實相,而沒有向內觀察實相。在嚴格的審核上,茹素必然不是慈悲,原因就是你所食用的菜品是因應供求的原因而大量種植,在這些菜品制作的過程中,必然有蟲卵蚯蚓螞蟻田蛙蛇蟲被粉身碎骨,這是農作業的常識,難道可以認為這些被傷害或殺害的衆生沒有禽畜被宰殺得慘烈或殘忍?若要有真正茹素的慈悲,可自行採摘成型的菜果,過程中不會涉及傷害蟲類或禽類,那麼這樣才是真正的慈悲。有些人沒有全面探討現實而宣揚素食,可是有些事情的背後不是我們想象得如此簡單。

更有些人說:「那些吃所謂三淨肉的人和佛陀吃三淨肉的區別是佛陀沒有主動去選擇吃三淨肉,而我們有那麼多食物可供選擇,卻主動選擇吃肉,那肉還是三淨肉嗎?」滿囗慈悲的人說出這種說話是多麼的諷刺,這種說法就等於佛陀不算主動吃三淨肉就能免除殺生的原罪。佛陀爲甚麼不全面制定茹素戒律?當中必然有它的智慧和原因。我的一位法友在半年前初嘗法味而精進,並且茹素,結果就是營養失調而引發疾病,而正法,並沒有不愛護自己的生命這樣的教導,否則就是無明。

愚昧地打著拯救地球的招牌或愛人類的口號而宣揚茹素是一種經不起科學考驗的說法。全球面臨生態危機的原因就是人類利用資源的問題,當下人類並沒有相當的科學技術條件和時間可以再生資源為人類所利用,在這個指導下和絕對層面,減低人類繁殖量就是最直接的方法,面對全球幾十億人囗你能說出這種理想是合乎人類生活的真理?別忘記人是多麼的自私和以自我爲中心。在生物學、昆蟲學、土壤學的研究領域我們不難發現,以飼養禽畜與種植農作物做比較,必然是種植農作物涉及更大規模的殺生,一窩蟻穴或一塊田裡的蚯蚓或其他附屬生物就已經遠遠超越農場所飼養禽畜的數量。
理論實踐並駕齊驅

頭像
Dogbert
文章: 2710
註冊時間: 2004-09-19, 08:00

文章 Dogbert » 2013-08-11, 18:45

會把吃素當佛法修行,或是把吃三淨肉當成殺生、不慈悲的想法,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對三淨肉的意義不了解。三淨肉是不見為我殺、不聞為我殺、不疑為我殺,連我懷疑某人「為了我」而殺了一隻動物的肉都不吃了,我就跟這些殺生隔絕了,這就是三淨肉的意義。

當然,有一種說法是因為我有吃肉,所以就有需求,所以那些屠宰業就是「為我而殺」的,問題是他根本不知道我哪根蔥,要怎麼「為我而殺」?我就引用律藏一段經文來解釋。

有三種淨肉應食,若不故見、不故聞、不故疑應食。若不見為我故殺,不聞為我故殺,若不見家中有頭脚皮毛血,又彼人非是殺者,乃至持十善。彼終不為我故斷眾生命,如是三種淨肉應食。----四分律

這篇經文有個重點,裡面的「彼」都不是在遠處不知名的人,而是我看得到或是認識的人。為什麼?因為在我身邊或是我認識的人才有可能「為我故殺」,那些批評三淨肉的人的另一個死穴就是這裡。

頭像
wong2013
文章: 67
註冊時間: 2013-01-14, 08:00

文章 wong2013 » 2013-08-11, 19:17

千萬不要認為茹素就是代表慈悲,這是普遍人們在邏輯觀念上的誤解。正如人在鴻運當頭的時候不要得意忘形,別因為做過一些好事就以為自己是聖人,而人在面對逆境失敗時也不要氣餒,別因為做過一些壞事而認為自己永遠是個失敗者。除了正法,萬萬不可對某種觀點抱持一種特定想法或看法,這是一種非常不智的行為。即使將來有一天大半個地球茹素,人們必然也會因爲這種人爲的錯誤見解而影響自然的法則,最後就會茹素的利益而導致他人更加專注於“人性中的自私和以自我爲中心“。

中道,才是我們需要多作專注而擇善固執。

佛陀當年除了制定出家人的不殺戒,也專門針對肉食與殺生的分際作出開示而制定三淨肉戒,這裡頭已經昭示出“不故意“殺生的精神價值。事實上佛陀和阿羅漢們都沒有斷肉食。由此可見,在滅苦的意義上,一個人的慈悲心和解脫與否,是跟茹素無關,即使一個人一輩子茹素,可是他的內心仍然存有貪、嗔、癡三毒的不淨汙染來做人處事, 那麼這種茹素的舉措並無任何實質性意義。烏巴慶老師甚至勸誡那些積極鼓吹人們改信佛教的熱心人士,他說:「唯一能改變他人的方式乃讓自己立身於「法」中-在於戒、定、慧之中-再幫助他人同樣地修行。當自己尚未能立身於戒、定、慧,嘗試改變他人之意義何在呢?你可以自稱為佛教徒,但除非你修習戒、定、慧,否則對我而言你並非佛教徒。反之,若有人修持戒、定、慧,即使他不稱自己為佛教徒,他依然是佛陀教導的真正追隨者,不論他如何稱呼自己。 」

這時候有些人就會嚷著說,吃肉就能聯想出殺生的情景,你茹素就能救助牠們,就代表擁有慈悲的心。可是他們從來沒有在嚴格意義上進行深入研究,實情就是不吃肉並不等如不殺生,茹素也會聯想出殺生的情景與殺生的事實。例如農夫種菜會因為放農藥和翻土而引伸出殺害土壤裡的衆生。而救助我們的藥物也是經過無數白老鼠或其他動物而製煉而成(而且今天依然不斷地進行)。在糖果中,也有滲入動物皮質或骨骼成份。從這些事實來看,幾乎在我們的飲食物品中都充滿吃肉和殺生的成份,還有我們穿的皮鞋、揹的皮包和一系列關乎動物皮層用品也就不多說了。

事實上這些不爲人知的盲點不單蒙蔽了我們,也向僅僅口頭上叫人們茹素的人給了一記重重的耳光,這個現實反映出人類靈性與同理心並不是單純建基於形式上的茹素舉動,而是建基於有沒有故意地去殺害衆生的動機與自制。當然,不吃肉茹素是爲了拯救因為人類的囗慾而被殺害的衆生,個人認為說得通, 但也有人因為茹素而導致營養失衡,進而引發疾病並危及生命。因此,要因人、因事制宜,同時也要明白茹素並不代表你沒有間接殺生。

只有中道,才是我們需要多作專注而擇善固執。
理論實踐並駕齊驅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