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頁 (共 2 頁)

Re: 禪修風險

發表於 : 2019-02-22, 15:33
slake
禪修風險案例分析 :
(分類:第三類疾病)
(1)案例一:憂鬱症患者禪修的問題
根據科學家的研究,憂鬱症、精神分裂症、躁症、注意力缺陷症等,都是因為前額葉的功能出了問題。
1. 倫敦衛康認知神經研究所的腦部照相研究顯示,憂鬱症患者和退縮型精神分裂症患者腦皮質的活動都非常微弱。最顯著的特徵則是在上述前額葉「自我意識區」的生化電流全面停滯,讓患者幾乎喪失了「我活著」的感覺。
2. 華盛頓大學的波斯納和瑞查(Michael Posner & Marcus Raichle)則發現憂鬱症患者前額葉的外緣特別活躍,這是抽取長期記憶(例如童年遭遇),刺激杏仁核而活化悲傷情緒的地方。因此,它讓患者關閉了理性的思維,專注於內在的悲傷記憶而自怨自艾,患者完全不理會外界的事物,只沈浸在自己剪不斷、理還亂的悲哀思緒當中。
3. 缺乏實證經驗的禪定檢測者很可能會把精神病患誤判為禪定高手,進而鼓勵他繼續精進禪修,因而導致不可挽回的傷害。從本學舍「2.6信念成績的評量」中,我們已經提到GSR可以檢測正負面情緒的兩個極端。一個同樣的數據,到底是流露出憂鬱自閉還是呈現念念分明的狀態,端賴專業的判讀才不會錯把馮京當馬涼。為了避免更多的憂鬱症患者受害,在此將G.S.R檢測的特性做更詳細的說明:長久以來,禪定檢測的研究者都一致認為惟有高數值的膚阻抗才是代表禪者進入愉悅、放鬆的過程;相反的,低數值的膚阻抗則代表緊張、壓力;事實上,若從精神療法的療程來看,相反的理論陳述也是成立的。當被壓抑的心理因素(例如罪惡感和悔恨)正隨著治療師的誘導,而陸續浮現到表面上來的時候,膚阻抗就會急遽上升,受測者於此時則正體驗著緊張、焦慮的痛苦。在此療程所顯現的數據中,高膚阻抗所代表的並不是禪定中的愉悅與放鬆。接著,當這些被壓抑的心理因素完全被誘發出來而充分得到宣洩時,通常膚阻抗就會遽降到很低的數值,這時患者感受到的則是一股如釋重負,猶如解脫的快感,而不是一般禪定檢測者所認定的緊張、壓力。這兩個互相矛盾的理論,卻各有其真實性,如無專業的判讀經驗就很容易被混淆,難怪有些禪 師和 醫師一直鼓勵憂鬱症患者習定,這實在是雪上加霜的療法。
4. 提出上述這兩個矛盾理論的學者是布理斯托大學的愛普特博士(Dr. Apter of Bristol University)他在《逆轉理論"Reversal Theory"》一書中有詳細的說明。他的研究發現,當一個人在活躍的狀態下,膚阻抗升高代表著愉悅、興奮;但在憂惱思慮的狀態下,則代表著緊張焦慮。一個具體的案例則是以一位有創傷後遺症的患者做實驗,由於兩個半腦皮質電位的不平衡,經常引發阻抗升高的不愉快情形。相反的,在一個左右半腦電位一致的人則顯示其在高活力的愉悅狀態下。這有點類似佛洛依德早期的發現,精神官能症患者的高亢現象,是他正體驗著內在的激動;但對於沒有精神官能症者而言,體驗著這種刺激性的能量則是不愉快的感受。甚至有些受過重大創傷的人,在放鬆狀態下也會出現高膚阻抗的情況。在好幾個實際的檢測案例中,我們也曾發現有近似的起落現象出現。為了解答膚阻抗的撲朔迷離,我們認為不宜用其數值的高低來解說「放鬆」和「壓力」狀態,而應以「撤(解)離」和「攝(涉)入」來做定性的描述。因為:
(a) 當一個憂鬱症患者陷入自閉狀態而毫不或無法去關心外界事物時,我們稱之為「解離世間現實」;這對禪者而言當然是放鬆狀態,但對憂鬱症患者而言卻是「壓力重重,意興闌珊,了無生趣」。兩者的情緒有著正負面的強烈差別,但呈現出來的卻都是代表「撤(解)離」的高膚阻抗數值。
(b) 同樣的,當一個禪者正以強大的熱誠和精進來凝聚身心時,我們稱之為「收攝六根,趨入專注」;當一個憂鬱症患者的深層情緒得以抒發出來的時候,便有著「如獲解脫、鬆了一口氣」的快感,讓他們願意再度接觸(涉入)現實的事物。兩者所注意的對象雖然有著內(凝聚身心)、外(現實事物)的明顯差別,但呈現出來的卻都是代表「攝(涉)入」的低阻抗數值。
這個「矛盾亦真」的現象也可說明古代公案中,何以一個重度的精神官能症患者(歇斯底里、精神分裂或憂鬱症等),會自以為或被認為已經開悟或進入深禪定,甚至被尊奉為一代祖師大德的原因。事實上,憂鬱症患者由於正常的腦部功能減弱,生命之火—活著的感覺,已經奄奄一息,因此他們常常感到疲倦、懶散、懈怠、沒有活力,對於正面的事物都提不起興趣。這時候正是需要開發「喜覺支」、「擇法覺支」、「精進覺支」,讓腦部的快樂中樞趕快活絡起來。如果,患者反而選擇修「猗息」、「定」、「捨」,那就會讓病情加速惡化,乃至成了槁木死灰,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這就是我們過去一再呼籲一般人士不要隨便修習禪定的道理,尤其是被憂鬱症所困擾的朋友們更需謹慎。最後讓我們以一段佛陀的教導,重複地來叮嚀此事的重要性。
相應部S46:53(火)
「諸比丘!心意懈怠時,修習輕安覺支是不合時宜的;修習定覺支,是不合時宜的;修習捨覺支,是不合時宜的。為什麼呢?諸比丘!懈怠心是難以用這些方法振奮起來的。」
「諸比丘!譬如有人要讓小火熾然,卻投入濕草、濕牛糞、濕木柴,灑水、撒灰燼,他能讓小火熾然嗎?」
「世尊!不能!」
「諸比丘!心意懈怠時,修習擇法覺支是適合時宜的;修習精進覺支是適合時宜的;修習喜覺支是適合時宜的。為什麼呢?諸比丘!懈怠心是易於用這些方法振奮起來的。」
「諸比丘!譬如有人要讓小火熾然,投入乾草、乾牛糞、乾木柴,吹氣、不撒灰燼,他能讓小火熾然嗎?」
「世尊!可以。」
希望經由這段經文的教示,當一個禪 師或 醫師要建議憂鬱症患者學習禪定時,就要格外小心地抉擇正確的方法。.

Re: 禪修風險

發表於 : 2019-03-10, 08:44
slake
(2)案例二:猛烈呼吸法的問題
1970年代前後,日本鈴木大拙博士把中國的禪宗公案推上國際舞台,開始大放東方文化的異彩,為歐美人士所青睞。一時之間,西方世界的嬉皮雅士吸食LSD(迷幻藥)之風盛行,競相以放浪形骸和吸食LSD而產生飄飄欲仙的感受來體驗充滿禪機的解脫之樂。

葛羅夫是一位出生於捷克的美國精神醫學家,當美國禁止吸食LSD之後,他為了找出一種同樣也能夠將深層意識引出表面的方法,於是從東方宗教、瑜伽的修練方法中找出一種獨特的呼吸法—主要是取材於緬甸近代一位被信眾視為阿羅漢的孫倫(1878~1952),曾以猛烈的呼吸方式來教導禪修。這種猛烈呼吸法在學界被稱之為「葛羅夫呼吸法」。

事實上,當我們持續進行快速而猛烈的呼吸一小段時間之後,意識狀態立即會發生明顯的變化,甚至會看到種種幻象。這些幻象通常都被禪師們解讀為稀有的「禪相」並大力加以提倡、弘揚,所以一般禪修者都認為這是一個快速而有效的法門,經常會給予肯定和讚譽。

為什麼快速而猛烈的呼吸會立即改變意識狀態呢?原因是猛烈呼吸造成體內二氧化碳過度排出,使得血液中二氧化碳的含量嚴重不足,進而破壞了血液中氧氣與二氧化碳應有的平衡比率,持續下來,對人體會產生嚴重的傷害:
1.引發呼吸性鹼中毒:體液和血液都會愈趨強鹼(PH大於7.45),引起身體僵硬、手腳麻痺、甚至肌肉痙攣等症狀。
2.腦部血管會隨著血液中二氧化碳含量的減少而收縮,使得腦部的血流量減少到原來的80%左右,進而造成腦部呈現缺氧的狀態,使得禪者注意力不集中,無法「繫念面前」和「專精思維」,這也就是產生種種幻象而讓禪者更加迷惑的原因。
3. 當血液中的二氧化碳含量持續減少時,人體自然就會運用「減少呼吸次數」的保護機制,以減少二氧化碳排出的方式來調整血液的酸鹼值。這時,禪者如果依然運用堅強的意志來繼續進行猛烈呼吸的話,那麼血液中的二氧化碳就可能通通被排出而趨近於零,那麼身體就只好選擇以停止呼吸來因應。許多禪者因為已經「停止呼吸」的明確證據,而信誓旦旦地堅稱自己已經進入第四禪定或已證得阿羅漢果。
4.事實上,這樣的停止呼吸會造成腦部嚴重缺氧的傷害,例如:恍惚、失神、幻覺。有些人在修練的過程中,時而會踩蓮花步、打猴拳、比劃七星劍,有些人會看到天神或護法神降臨,或看到自己變成動物,有些人則會歇斯底里地大聲嘶吼,也有人聽到護法神勸他別服用治病的醫藥…等。有些還可能誘發嚴重而無法挽救的精神疾病,甚至會瞬間休克而危及生命安全。

葛羅夫認為上述進入深層意識層次而體驗深沈的出神狀態,其效果在品質上與服用LSD的效果是完全一樣的,也都有著幻覺和死亡的風險,只是LSD的效果比較強烈。
葛羅夫研究所取材的這個類似孫倫的猛烈呼吸法,約在18年前就曾傳入台灣。當時曾有個大學生在短期精勤修習之後,很快地就體驗到自己已經「證得四禪,甚至得到阿羅漢的境界」,因而在論壇上公開告白。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強烈呼吸法誘發了潛藏的「精神分裂症」。


圖片說明:吸食LSD三分鐘內就會產生五彩繽紛的幻覺(出神狀態,被嬉皮視為禪境)
17353166_1859606607639690_3578494515080553143_n.jpg
17353166_1859606607639690_3578494515080553143_n.jpg (15.59 KiB) 已瀏覽 1588 次

Re: 禪修風險

發表於 : 2019-03-31, 19:14
slake
(3)案例三:幻覺、幻聽、幻視的問題

如果練功不當而出現幻聽、幻視或幻覺的現象,輕者可能只覺得昏昏沈沈、四肢無力,重者則會對神經系統產生嚴重干擾,導致意識不清或精神異常等症狀。他們在求醫後大都會轉由精神科醫師診療,但其治療效果大多遲緩而有限。
一般中醫則根據「氣」、「脈」理論,認為其病因出在體內的氣,不按照正常的經絡循行,意念才無法控制氣的運行,因此才會出現精神異常症狀,或者真的發生精神異常。這種情況下,除非遇到真正精通氣脈運行的醫師,否則治療效果還是非常遲緩而且有限。

科學界對於這些現象則以腦波干擾來加以說明,例如:台灣大學電機系教授李嗣涔就從實驗中發現,練氣時腦波會強烈震盪。科學家推測,某些異常的震盪也有可能會發生干擾效應,因而誘發聽覺和視覺神經電位的改變,傷害了自律神經,所以產生各種幻覺。至於為什麼有些人會造成自律神經受損,有些人卻能安然度過?這可能是各種呼吸方式所引發的振盪頻率和強度有所差異的關係,但仍有待進一步的研究。不過,一個最大的可能性則是坐姿不正確,造成脊椎側彎,身體扭曲,然後又強忍身體的的酸、麻、疼、痛,勉強以麻痺的方式來克服靜坐的不適。有些禪師一味地教導信徒「只管打坐」,明明已經痛得要死了,還要他繼續坐下去,這不但會有腳部癱瘓的可能,也有引發血栓的疑慮,實在是錯誤的教導。一個禪修者在還沒學會良好的放鬆能力之前,拼命三郎式的精進,只會增加修練的風險罷了!這是禪師和禪修者都必須加以警惕的。

醫師、氣功師和氣功科學研究者都一再強調,練功病患實在不少。他們也提醒民眾切勿自行練習「意念導引氣機」的功法。最重要的是,不管是用什麼方法練習呼吸,都要循序漸進,一旦感覺身體不適或心理煩躁就要立刻停止。

Re: 禪修風險

發表於 : 2019-04-13, 16:55
slake
(4)案例四:守竅觀想的問題
一開始練習呼吸時,禪師、喇嘛、氣功師和瑜伽師都常教人要守竅或觀想,例如:意守鼻尖、人中、眉心、丹田、百會、會陰、頂輪、胸輪、海底輪…等。其實守竅觀想的風險很大,因為人體原來自動控制和調節呼吸的是延腦,而守竅或觀想於身體的某個特定部位時,則是運用大腦皮質層的對應部位和腦前額葉的特定思維區;長時間堅持守竅或觀想就等於是讓這一個區塊毫不休息地一直工作,結果就會疲勞過度,因而干擾了自律神經和自動控制呼吸的機制,體內經絡的循環很容易就岔了氣,自己卻一無所悉,因為疲累早已導致注意力不足。即使注意力仍然很清晰,卻只是一味地專注於某個特定的部位,毫不在意身體其他部位所引發的疼痛和麻痺,或雖然察覺了疼痛和麻痺卻不知如何調整,那麼,長期繼續練習下去,身體就會啟動自我保護的機制,把竅門緊緊鎖住,拒絕這種不當的練習方式持續下去,以後當你愈加精進地練習守竅和觀想時,這個被鎖住的部位就會痛得讓你人仰馬翻,甚至休克而有致命的危險。

王唯工教授在「氣的樂章」一書裡說:「有人靜坐又去守竅門,結果會如何?其實守竅門守的不好反而會壞。若能都放下的話,效果自然就會出來。」他接著又說:「延腦的部位有一個自動控制系統,這裡本來是很聰明的,但是物種演化了幾億年,我們學會用大腦皮質去操控它,結果反而容易害到自己。」這些警語或許能提供給喜歡守竅觀想的人士做為參考。

總而言之,禪修人士絕對不能閉門造車、土法煉鋼,除了要慎選師承(不一定是名氣大的就好)之外,也要敏銳地注意自己身心所產生的變化狀況,隨 時請教 老師而做調整。如果還是有所疑慮時,不妨藉助於於現代科技的檢測,看看自己是否有出偏的朕兆,及時暫停或調整修練模式,以免造成無可彌補的傷害。

Re: 禪修風險

發表於 : 2019-05-08, 11:49
slake
禪修風險要因分析(二)〔註:舊作〕

最近有位法友因為體弱而練習氣功,很快就感覺到血液循環和體力情況都有所改善,而他練功的神速效果也贏得師友們的讚嘆,於是更進一步地鼓勵他練習靜坐。才練習了幾天,馬上就發覺氣鼓手掌、臂肢,漸次充滿上身,遍覆頭面周圍,身心都生起了非常強烈的反應,這就更令師友們驚嘆了。據說一般人即使練了十幾年,可能都還沒辦法產生這種現象。這位法友一向尊重專業,也信賴這位知名老師的素養,但他並沒有迷失在師友欣賞和羨慕的眼神裡,反而願意忠實地面對和解決自己身、心所產生的一些特異現象,因此提出了諮商要求,也讓我再度有了「老生常談」的機緣。

事實上,法友們為了健康因素而練習瑜珈、氣功、太極、外丹、靜坐…等,原本都是無可厚非的,然而,練功與禪修的方式卻有很多類似的地方,而且從醫療檔案中,更不難發現因練功出偏或習禪錯誤所誘發的身心障礙,其臨床診斷的症狀、療程和所使用的藥物,大致上也都是一樣的。有些法友們可能還記得,過去在迎福村裡,曾經來了幾位有精神障礙的網友,其中有兩位很勇敢,他們不惜面對難堪和羞辱,把自己受苦的經歷和醫療無效的過程,毫不隱瞞的表達出來。這些活生生的事例,理論上,對於那些正在或可能遭受練功折磨的朋友們,可能會有一些幫助,至少可以作為殷鑑以預防未然。然而,事實好像不是這樣。近年來,仍然有好幾位法友陸續述說自己禪修不當所造成的種種痛苦和無奈。情況嚴重的,身心意識裡已經有一般世俗所謂的「外靈附身」現象,經常會產生幻聽、幻視,有時甚至會有作威作福,予取予求,毫不留情的干擾發生。情況奇特的甚至會發生所謂的「靈魂出體現象」,看見自己騰空跑出去夜遊街景,或看到鬼神前來指示或對話。有時,還因而誤認為自己禪定的功夫不錯,已經開天眼或有神通了。至於身心陷入重度躁鬱、憂惱,或全身脊椎、關節疼痛,胸口閉塞、心律失調、呼吸道不順暢的則大有人在。上述種種禪病,也就是俗稱所謂的『走火入魔』現象。

禪修有各種不同的方法,其意識層次的境界也各自不相同,而現代人在禪修過程中所發生的生理和心理現象亦多有差異。台灣近年來,由於各類功法與禪法的引進,習禪之風日盛,但因各種禪法多屬禪師個人的門派傳承或創見,幾乎都偏離了佛陀所教導的禪法,因此,習禪而產生身心副作用的比率自然不低。通常,心理禪病又比生理禪病更為嚴重難癒,主要是由於禪者盲修瞎練,被五花八門的禪、功法導入了邪定的意識層次,因而產生了異常的精神狀態。邪定的意識範圍很廣,主要略述其二:
1. 模糊意識狀態—禪者在靜坐過程中失去了正念,使意識陷於半睡半醒之間的意識迷糊狀態。由於失去正念的緣故,很容易就被所謂的外靈所乘或產生種種幻象,愚弄禪者和周遭的人們。長期下來,容易被沮喪、哀傷、恐懼所籠罩而引發憂鬱的症狀,甚至有自殺的傾向。
2. 瞋心潛伏意識狀態—禪者在靜坐過程中以感官的刺激來收斂或對抗妄念,強迫身體和心意屈服於潛伏瞋心的凝定狀態。由於強迫、壓抑身心的緣故,禪者遭受生理和心理的反彈作用,容易被暴躁、憤怒和威權的慢心所驅使,進而折磨禪者和周遭的人們。長期下來,容易被抑鬱、暴力、憤世嫉俗的情緒所籠罩而引發躁鬱的症狀,甚至有毀滅自己和他人的傾向。

Re: 禪修風險

發表於 : 2019-06-01, 13:02
slake
除了五花八門的禪、功法令人迷惑而可能被導入邪定之外,禪者本身也有導致禪病的自我因素,茲予歸納分析如下:
一、禪者本身並未具備習禪的基礎:
1. 知見不正直—工商社會生活步調快速,人事關係紛紜複雜,慾望與現實環境之間的矛盾、衝突加劇,人們在經年累月承受巨大的身、心壓力之下,大都希望有一種能治百病又能快速產生靈應的仙丹妙法,以求消解壓力重重的痛苦或因應現實的挑戰,因此,習禪練功就成為有心人士的一種方外選擇。然而,儘管現代人禪修的目的,說得是多麼地冠冕堂皇,例如號稱:明心見性、頓悟成佛、超越自我、開發靈性…等,但其希冀神通、通靈、咒術、感應、名聞、供養…等的功利色彩,普遍都極為濃厚,很少真正是為修習解脫道而學習禪定的人士。如此一來,基於邪見易與邪界產生相應的基本道理—邪見導引之下的禪修意識型態,自然會與邪定的境界相應,而禪病的發生自然是難以避免的。
2. 持戒不清淨—在家人如果不持守五戒卻貿然習禪,那麼因為日常生活中所累積的,一些粗重的煩惱、壓力尚未獲得適度的抒解,在靜坐禪修時,新愁舊恨一時湧上心頭,心意便很容易被恐懼、懊悔和憂惱所干擾,也可能引發亢奮或重度沮喪的情緒,始終無法排遣這些干擾而趨向靜止。如果心意持續這樣的掉舉狀態,自然就容易引發心理上的種種障礙。

二、禪者本身並未具備習禪的有利條件:
1. 住於淨戒。
2. 少欲、少事、少務。
3. 飲食知量。
4. 初夜後夜,不著睡眠,精勤思惟。
5. 空閑林中,離諸憒鬧或入林中、閑房、樹下或空露地,端身正坐,遠離五蓋。
如果在不利的條件下,勉強自己精進習禪,除了徒勞無功或事倍功半之外,還有可能產生嚴重的副作用。幾年前,台灣有個年輕瀟灑的現代禪者,他以不捨美酒、音樂的飄逸方式習禪,雖然吸引了很多徒眾的追隨,但到頭來還是全面捨棄了禪修。其實,有些法友既捨不得豐盛的晚餐,又放不下初夜的靜坐。建議他不妨在飽食之餘,試著勉強自己精進靜坐看看。在這樣不具備良好的禪修條件之下,自然容易昏沈欲睡,而消化系統也有可能會出毛病。生理和心理上所產生的障礙,相信自己一定很清楚,當下就能體會究竟是多麼難過。

三、習禪的方法錯誤:
1. 姿勢或動作錯誤—坐姿不正確,身體不端正、不平衡,當然就不耐久坐。於是勉強忍受,進而以意志力壓制疼痛,直到身體知覺麻痺為止。這時,禪者卻誤認為自己已經克服了疼痛,其實是被疼痛所克服了。長時間麻痺肢體、神經所累積下來的應力,很容易就造成對身心的傷害。
2. 觀察呼吸的方式錯誤—(1)順著平時認知的自然方式觀察呼吸,不知不覺地就失去正念,走入半睡半醒的意識迷糊狀態。(2)長時間刻意用力深呼吸或強烈而快速地反覆呼吸,把身心的負荷推向緊繃的臨界點,緊張茫然地就收斂了意識,漸漸趨入潛伏瞋心的凝定狀態。
3. 習禪前後,未做適當的經行或柔軟運動來平衡身心,未有效地緩和或釋放禪修不當所累積的身心應力,這是引發身體異常疼痛的要因之一。
(待續)

Re: 禪修風險

發表於 : 2019-07-05, 16:08
slake
四、習禪的過程錯誤
長期的努力沒有得到近行定,也未開發出相應的內明(毘婆舍那),所以不會運用直覺來處理禪修時身心所產生的各種問題。茲以禪修、氣功功法或靈修中最容易發生的「氣動」、「靈動」或「大動不止」的現象為例,這是東方醫學報告中所經常提到的現象,患者會手舞足蹈、走蓮花步、打拳、比劍、捶胸、頓足,甚至做出一些不可思議的身體動作。這「氣動」的說法似可以從儒家所謂「志一則動氣」或「善養吾浩然之氣」的描述加以理解的,當一個人的意志專注一心時,自然會有「浩然之氣」驅動身體的感覺。如果再以禪者的身心反應加以分析,此即類似論書中對近行定過程的描述,即其中所謂「八觸(動、癢、輕、重、冷、暖、澀、滑八種生理反應)」之一的「動觸」。不過,修習近行定過程中的「動觸」應當是身心微微悸動,或從上身發動,或從下身發動,或從腹部發動,或從四肢端部發動,漸漸遍及全身,不急不徐,舒適而溫和。至於「氣動」、「靈動」或「大動不止」的現象則很明顯地,是強烈的身體震動狀態。有些習禪練功者卻盲目地追求動觸現象,一再耽溺於動觸的滋味而不能自拔,不知不覺中又更助長了動觸的激烈程度,甚至引發所謂的「狂喜」狀態,因而被當代許多禪者誤認為,這就是屬於五禪支或第二禪的喜悅狀態。雖然二者看似有些神似,但其產生的方法、過程與程度都截然不相同,在此之所以勉強加以類比,主要是想藉此常見的異常現象來幫助禪者避免誤判,以免輕率地誤認為自己已經進入禪定狀態。
與「大動不止」完全相反的則是「岔氣」或「一竅不通」,這就好像某一點被鎖住了或被釘牢了一樣,動彈不得。這是「守竅錯誤」或「錯用觀想」又不會導引「氣動」、「靈動」或「大動不止」而產生的反作用現象,它好像是卡住(阻塞)了身體的某個器官(例如:心臟、肺部…等)或某個穴道(例:百會、印堂…等),禪者一旦勉強精進用功,輕者可能會暈眩欲眠,整日昏昏沈沈;重者劇痛、休克乃至瀕臨死亡,讓人會有痛不欲生之感。曾有個禪友年輕時在某著名禪寺長期習禪而岔了氣,被鎖住了心臟,始終無法解開。一直等到退休之後,他立即前往南傳道場,修習某著名禪師所教導的禪法,以尋求突破。然而,一旦用功精進,舊疾還是復發了,而且一發不可收拾,再加上身體長期疏於調理,幾乎到了瀕死邊緣,後來住院二個月才保住了生命,但並沒有辦法痊癒。此外,也有某禪師則被卡住了胸肺(呼吸道),他在講經說法的時候,常常會出現吃力乾咳的嚴重阻塞症狀。另外,因為觀想不當而鎖住百會穴(頭頂)的禪者,也會帶來相當程度的困擾。
因此,禪者在禪修或練功前,如能多了解一些「近行定」過程中的相關知識,那麼一旦遇到「氣動」、「靈動」或「大動不止」的狀況時,或許多少會有一些幫助。例如:有些禪修或練功者為求靈動或通靈,於是精進用功,連晚上都長坐不臥(或睡不著覺),每每藉此來引發強烈的動觸,讓全身顫抖、搖晃不止。甚至三更半夜還會到外面去「踏七星步、比劍指」。如果以此為樂,持續耽溺於這種大動不止的狀況,就有可能誘發所謂的「走火入魔」;相反的,如果預先有所警覺,就不會被誤導而愈陷愈深,終至無法自拔。
當然,這「八觸」的發生並非一無是處,禪者或練功者如果善加導引、鍛鍊這些「氣動」、「靈動」或「大動不止」,乃至「癢、輕、重、冷、暖、澀、滑」等八種練功的生理反應,也有可能達到特定的健身效果,甚至開發出一些人體的特異功能出來。例如,有些西藏喇嘛就在冰天雪地的山洞裡打赤膊,刻意披著沾水的濕巾靜坐,練出一番「寒冰禪功」來,贏得世俗人的欽佩和讚嘆不已。只不過,這樣的苦行修練並無助於解脫道的實踐罷了!另有禪友也曾在此階段,發現「耳鳴偵測地震」、「眼視超微光粒」乃至「感知媽祖容顏」…等特異功能。嚴格來說,這些都是近行道上的一些岔路,除非要藉此謀生或追求名利,才有必要繼續深入修練,否則最好適可而止。如果長期耽溺於此,那麼連近行定都沒辦法順利地被開發出來,當然也就缺乏脫離五蓋的內明,更無法進一步到達初禪的「奢摩他(安止定)」了。對於禪者而言,這才是最大的損失。
總而言之,以錯誤的方法而長期精進禪修者,最容易引發生理和心理上的副作用,進而造成難以收拾的『走火入魔』症狀,這是很明顯的經驗事例。過去幾年來,也曾經苦口婆心,一再地以「禪法早已失傳」為由,勸阻法友們不要輕率地投入禪修,有時甚至不惜以尖酸刻薄的言語來加以諷刺、暗示,甚至當面喝叱、澆潑冷水,以期熄滅固執的禪熱,防止其遭受禪害。結果總是常常得罪人,也讓自己惹人嫌厭。原因是法友們在自己師長的肯定、讚許、慰勉和殷勤教導之下,大都相信只有自己的師承才是最正確的,也自認為早已具備了習禪的基本條件,絕不會是在盲修瞎練。至於走火入魔的事情,總覺得似乎有點危言聳聽;即使它是真的,那也只會發生在別人身上,自己無論如何,是不可能會這麼糟糕的。因此,總是「言者諄諄」—煞有介事,「聽者藐藐」—若無其事。這樣吃力不討好的勸阻老調,重複幾年下來,當然說者和聽者都會越來越厭煩、越沒有興趣了。不巧,這位法友的諮商卻又再度擊中了痛處,竟讓我的老毛病又犯了,重複地述說了一大堆。
幸好,從這次活生生地發生在我們周遭的案例中,由於這位法友的勇於發問,讓我多年來重複嘮嘮叨叨的論調,似乎得以派上一些實際的用場了。他似乎願意接受建議,同時也答應執行一些具體的調整和改善。在此,且讓我們一起來祝福這位法友,順利地突破身心的一些緊急而嚴重的障礙。同時也期望會員法友們,因此機緣而對禪修的風險能有更深切的認識。
附記:在本文正式發表之日,這位法友已經痊癒,恢復了正常的睡眠,也平息了情緒的起伏,同時他也樂於與大家分享這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經驗。